• 訪客:netizen.sharing      2019/9/18 13:15:24    


    我唔可以講比其他人知,只能偷偷“禱告”,因為我是“新移民”。⋯⋯


    遊行我有去參加,甚至地區自己組織嘅活動我都有去,但我唔敢開聲叫口號,因為怕被人懷疑係鬼,所有飯聚我都揾藉口推辭。

    大陸個邊微信群組裡面,我一個同十個對質,被人叫廢青,係香港被標籤新移民,口音不正係原罪。個別知道我身份嘅朋友問,點解你同佢地(大陸人)咁唔同?我話我覺得自己好正常,件事發生之前我無咩特別政治立場,我只是一個普通嘅人,佢地先好唔正常!612之後我unfriend咗1/4以上嘅朋友,退出咗屋企人谷。

    呻完,講講大陸平民宜家現狀,個人朋友群樣本量比較小,可以視為大陸“大學畢業”程度以上嘅人吧

    ☞有一半以上是被洗腦深紅,呢批人自己同屋企主要打政府工,半政府工(如銀行)及周邊行業
    ☞有1/6左右是富123代,其利益同共產黨息息相關
    ☞有1/6左右是豬,每天有的食有的玩就好,幾時被劏佢地唔在意
    ☞有1/6不到尚有好奇心及獨立思考能力,可以接受唔同觀點甚至政見,會耐心分析及傾聽,大部分係工作及家庭關係經常出國,常年用vpn,甚至有fb賬號等

    共產黨嘅洗腦能力很強,佢地通過限制人民出國,而隔絕了佢地接觸外面世界嘅機會,另一方面通過國家機器造成“只有跟著共產黨先有錢揾有飯食”嘅情況,所以點解大陸腦殘越來越多,而且央視講咩佢地都信。。。我講的已經是受過高等教育嘅人,至於“低端入口”,你地都知,佢地發一個post三毛,但大陸就係有好多人窮到連三毛都無。

    咁樣嘅人民,每天150,每年五萬個湧過來,不出幾年香港藍絲就會越來越多,多到黃絲只能被“劣幣驅逐良幣”。。。香港問題在我眼裡好大程度同150相關,然而每次運動嘅主題,大家都忽略咗,或者可能覺得審批權唔係香港,講都嘥氣,但今次我地連機場都敢堵,立法會都敢砸,仲有咩唔做得呢?點解唔可以將“自主審批150”或者“未夠七年唔可以拎綜援”加入訴求裡面?

    比起勇武同合理非嘅爭議,我覺得更大嘅艱難在於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而如果控制到咩人可以入籍香港,一個正常嘅政府先可以制定更長遠,更益於本地人嘅政策。

    未提供相片說明。

    回覆(2019/10/4 10:12:09)

    香港人口大部份是來自49年後大陸多次的逃亡/移民潮,我們只能仍相信香港是個大溶爐,首先不要歧視新移民。

  • 訪客:netizen.sharing      2019/9/18 13:09:05    

    如果認為香港的情況已經壞無可壞,這幾周只是持平地壞,那很明顯是誤判。

    首先,我們在8月31日看到警察先在太子站對市民進行無差別攻擊,造成多人重傷,然後警察還要阻救護、阻記者、封車站,重傷者要一個小時後才在荔枝角站獲救護車接走,期間亦無人能夠監察站內所發生的事。警察幹的是遺臭萬年的違反人道罪行。

    及至9月7日大埔墟站的學⋯⋯生在沒有攻擊任何人之下,卻被七名警察以警棍圍毆,頭部重創、倒地不起且血流成泊,暴烈行徑足可令全人類髮指,也激起市民大眾保護下一代的惻隱之心。

    然後是9月15日,北角有黑社會人士出沒,甚至四處揮刀,嚇壞香港市民,而這些人竟反過來獲警察保護,警察以警盾保衛他們,又與他們搭膊頭,旁若無人程度教人嘆為觀止。

    凡此種種均令人看到香港的情況根本是越來越壞。股市在林鄭宣佈撤回條例後急升千點,其實是昧於實況,投資者領錯情了。因為現在香港的主要問題,根本是警暴橫行,而非條例是否壽終正寢。

    雖然示威者也有他們的暴力行為,然而當有400萬人對政府不滿,有1%人屬於暴烈也有四萬之眾,這是在所難免。可是看政府和警隊的發言,卻全面包庇警察的暴力行徑,即他們是100%支持暴力,那才教人驚訝。第二,如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評論香港時所言:「當違法者陷入瘋狂,還能有執法者來對抗。但當執法者陷入瘋狂,又有誰能制衡?」在毫無制衡下,那已證實會演化成越來越狂、更狂的尚待來臨的局面,更不用說還有黑社會也是不受制衡。第三,觀乎各方的受傷程度,很明顯警隊的濫暴相當過分。

    更重要的是,其實示威者基本上只有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檢討警暴。只要制止了警察的徇私、濫暴和濫捕,事件就可落幕,警方不再施暴,示威亦無必要,雙方的暴力都可消弭,事情本來就是如此簡單。

    可惜現在警察反其道而行,選擇變本加厲。市民隨時落街也會遭警察棍打和逮捕,還要同時面對無人約制的黑社會。他們已感到自身安全嚴重受脅,物業拋售潮開始湧現;然而要找人接貨並不容易,因為買了就等同要供樓30年,而現在越來越多人懷疑自己是否仍能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城市待甚至活30年。

    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能依靠政府,因為他們的能力和誠信都已如陳帆所言「有目共睹」。

    我們亦不能依靠警察,因為他們製造的問題遠多於他們所解決的,甚至他們就是問題的根源。

    我們亦不能依靠和理非的普羅大眾,因為他們發聲政府只會置若罔聞,而且現在所有遊行均一概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都被視為非法集會,並會受到警察襲擊。

    我們現在只能寄望社會賢達,運用他們的智慧、大能和社會網絡,去抑制這一件事。然而假如他們選擇既不發聲,又不行動,那香港就只能白白斷送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變成Game Over。香港人是否如他們自視般擁有智慧和慈悲?這次無疑受到了真正的考驗。

    刻下警察已揚言將採用實彈射擊,而何君堯又在集眾,要在元朗恐襲兩周月的9月21日進行「清潔運動」,更大的暴風雨顯然已在我們預見之中。我們是否只有坐視不理,並踏上坐以待斃一途?在這場風暴經過百日之後,我們更為擔心這個答案將越來越接近百分百真實。// tse koon tung fb

    回覆(2019/10/4 10:14:13)

    god bless hk and our young people.

  • 訪客:as time goes by      2019/9/18 6:48:14    

    the protest movement started on june9 as anti extradition, now the focus is also anti black police violence& brutality (the number of recent 'mysterious suicides' unsettles people) and even anti Chinazi. when something is organic, it has a life of it's own, keeps evolving. Another 100 days to go? ps. btw mr Peter wong has recently stopped posting music videos on this blog & posting on facebook.

    回覆(2019/10/4 10:15:07)

    each to his own.

  • 訪客:afterward insight      2019/9/14 5:43:23    

    so, the fun, happiness & joys of mid autumn festival are soon over.....back to terrible reality: Why do the malls allow people to gather to sing the hk song? do people realise there are new CCTV cameras installed? do people realise their faces are recorded on camera for police use in future arrests? is there a deliberate plan to lure people to assemble in singing parties?

    回覆(2019/9/14 5:43:23)

  • 訪客:misshk 2019      2019/9/13 13:05:28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文字

    回覆(2019/9/13 13:05:28)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9/9/13 6:00:36    

    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初聽下感覺幾好,聽闻是一位神學學士的作品。 之後,有人提出僭越上帝的問題:hk何以可能取代上主,得享榮光? 當然對非信徒而言這不是問題,只是一首勵志歌,歌頌香港人面對强權的奮鬥精神。

    回覆(2019/10/4 10:16:37)

    agree

  • 訪客:only the lonely      2019/9/12 23:59:19    

    荷裡活似乎向來喜歡拍人物傳記片,Renée Zellweger今年在電影Judy中扮演30年代女星Judy Garland,雖然Renée Zellweger今年已經50歲,比Judy Garland去世時還要大上三歲,但奧斯卡Buzz還是不小,。

    回覆(2019/10/4 10:17:27)

    very llok forward to watch.

  • 訪客:kok      2019/9/12 23:39:22    

    Scarlett Johansson今年的電影Marriage Story在威尼斯電影節上口碑很好,極有可能首次提名並拿下奧斯卡影后,此前她經常與Woody Allen合作,可惜都被忽視。

    回覆(2019/9/12 23:39:22)

  • 訪客:sharing.netizen      2019/9/11 14:03:15    

    真人真事。//creatorunion


    831 當晚,家住港島的李小姐 (化名),約了朋友於她家附近的一間餐館吃晚飯。在前往餐館途中,她們遇上了兩個身穿示威者裝束的年青人...... 其實是十幾歲的孩子,當中一個向她問道:「請問港鐵站喺邊?」

    這樣一問,李小姐呆了呆,然後指一指正確的方向,但她還是放心不下,於是問他們吃過飯沒有,並建議大家不如一起吃晚飯,兩個孩子猶疑了好一會,然後接納了李小姐的建議,幾個人就這樣結隊上餐館去。

    進入餐館前,李小姐跟他們說:「不如你哋除低身上啲 gear 先,費事咁張揚,同埋唔好嚇親其他食客。」語畢,他們立即把裝備脫下,放入背囊,然後進入餐館。這家餐館不大,老闆和很多食客都稔熟,屬於人情味濃的小店,而且貼滿了反送中的標語,立場鮮明,所以李小姐才會建議一同到這裡用膳。

    點餐的時候,老闆親自落單,而李小姐表明,這頓飯由她結賬,著孩子們不用客氣。話雖如此,孩子們還是相當害羞,只點了很少食物,老闆看在眼裡,感到不是味兒,然後對他們說:「即管叫嘢食,唔使佢請,呢餐我嘅!」孩子們連聲道謝。

    席間,孩子們慢慢放下戒心,李小姐可以從交談中得知他們今年十四歲,住在將軍澳,當中有人從未踏足港島。

    十四歲,自己從未到過港島區的孩子,在暑假完結前從老遠跑出來為香港抗爭,而他們連回家的路也找不到......「請問港鐵站喺邊?」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有誰聽了不心痛?


    吃了一會,其中一位孩子說,他們還有朋友在外,問李小姐可否讓他們在店裡會合,李小姐說當然沒有問題,並叫他們在此吃過飯才一起回家。過了一會,孩子們的朋友到達 - 兩個 full gear 的孩子,其中一個仍手執鐵通...... 全店的人呆了,然後老闆叫他們坐下來吃東西。

    飯後,孩子們再次道謝,老闆說幫他們 call 車,並叫他們把所有裝備留低,免得他們在回家途中發生任何狀況。他們最初不肯放棄裝備...... 是的,對於沒有收入的孩子來說,裝備就是他們的身家性命財產,而且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下次何時才會來到港島,所以拒絕了老闆的要求,但老闆仍然堅持:「我俾錢你哋,你哋第時再買過...... 我唔想你哋喺我呢度食完飯之後出事!」

    老闆這樣說,孩子們再沒有推搪的理由,就這樣接受了眾人的好意,平平安安回家去。

    回覆(2019/10/4 10:19:40)

    香港人!

  • 訪客:miss hk 2019      2019/9/11 13:58:18    

    圖像中可能有2 人、文字

    回覆(2019/9/11 13:58:18)

  • 訪客:moontime      2019/9/10 3:07:36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the half full moon looks so beautiful, it is somewhat orange. The Indians are exploring the moon too after Americans, Russians &China. So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there, or the governments are convinced there is something there, right?

    回覆(2019/10/4 10:21:19)

    on the dark side of moon? aliens?

  • 訪客:sharing.netizen      2019/9/9 13:51:38    

    8 月 30 日,未滿18歲的大男孩要我保管他的遺書。遺書是為相依為命的媽媽準備的,假若自己遭遇不幸時,這些話可以給她一點慰藉。

    「人們常說這場夢是為我們的下一代,我並不這樣想,相反的,我想為媽媽爭取一個更好的未來,我就是哪個能保護她的人。」

    他的話深深印在我心坎裏,誰忍心看到一個愛護媽媽的孩子變成 「暴徒」? 我知道⋯⋯他和媽媽鬧僵了,她曾經把一份《斷絕關係協議書》放到他面前,幸好她並沒有真的簽名。大男孩忍不住告訴我以往媽媽對他多寵愛,如果有未來,他會怎樣愛媽媽,為她頂起天、立著地,爭取一片自由和充滿希望的土地,讓媽媽過著真正幸福的生活。他授予這場運動愛的意義,足以令很多人慚愧,至少我是。

    香港孩子的意志,從六月走來已足夠證明有多堅強。可是,剛過去的週未,八月最後一個星期六,這個孩子僥倖死裏逃生,拖著一副殘軀回到家,魂魄卻在那個地鐵站丟失了。

    星期日黃昏收到大男孩的求助訊息,立刻安排他接受義診。他受的傷是我暫時見過最嚴重的:頭及腳被棍打的紅腫、胸前及背部也被狂毆至瘀青、最嚴重是後腦,被打得裂開了一道子。醫生決定要給他縫針,初時大男孩怕痛不願意,我只有軟硬兼施,最後縫了六針,醫生離開後他頹喪、悲傷之情逐漸浮出。

    「昨晚我被打得好痛、好驚,打電話給媽媽,只想聽到佢的聲音,就算是責罵也沒關係,起碼讓我心裏覺得有安全感,我說腳好痛,好想她來接我,我哀求,想見到媽媽,怕再見不到她。

    電話那一頭沒有答話就 cut 線了……我回到家,她像沒看到我受傷,又好似沒有接到過我的電話一樣,眼神就似我係透明的。在床上點瞓都好痛,又怕睡著還會醒嗎?本想著捱過今天便會好,但她一直無問我的傷勢,只冰冷的罵血弄污了床,更說要死就到外面去,不要死在她的家。為什麼她不可以嘗試明白我?是否我死了她也不會傷心?她真的不要我了?

    我們只是剛好被時代選中的人,我們活得很悲涼,做對的事、不想失去我們原本擁有的權利卻得不到諒解。我們每次都用盡全力,站到最前線,面對這一片冰冷的高牆,我們不惜燃燒生命,為媽媽、也是為大家,但我們的未來又有誰關心?每當知道有夢遊人受傷、流血或被捕,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為何沒有多些香港人一起上街,增加我們的力量和面對強權的勇氣?我們已經被打得體無完膚,我們在吶喊、在哀嚎,你們都聽到嗎?」

    身體加上心靈上的傷令他變得有些軟弱,自暴自棄的呢喃著。

    大男孩媽媽的說話像冰一樣寒了他的心,不少父母與子女因夢遊而反目成仇,家庭撕裂。

    我只能輕聲安慰,讓他把悲傷憤怒的情緒都宣洩出來,我在聽,無論是怎樣的感覺,都吐出來吧,我在。但我知道他最渴望的是媽媽的安慰,可惜她不知道孩子粉身碎骨所追求的,無非是「讓媽媽過無憂無慮的幸福生活」。

    他一邊哽咽一邊重覆的說:「你知道嗎?我遺書的第一句是:我願意為你犧牲的原因,不是勇氣而是愛。我要告訴媽媽,我有多愛她;也要告訴香港,我多愛這個家。我若犧牲了請不要悲傷,但希望能換來一個真正屬於我們的香港。」孩子給予香港的愛,令我羞愧又難過,直到現在還壓在心頭,沈重得揮之不去。

    我試著告訴他:「孩子,我們沒有不要你,只是我們太無能,保護不了你,你很好,已經做得很好了。」慢慢地,他累了,為他找到一個暫時的安身之所,要他先把傷養好,但他心內的傷痛,只有一個人可以治理。

    今年年底,他就要由孩子踏入成人的階段,我衷心希望,到時能送他的生日禮物,是一個充滿愛和希望的香港。 孩子的「因愛之名」,我們就決不能「行恨之實」,只希望這一片冰冷的高牆,不要困住孩子的未來,香港人,共勉之。

    紀錄:Rosina

    回覆(2019/10/4 10:28:08)

    thanks for sharing.

« 1 2 ... 5 6 7 8 9 10 11 12 13 ... 625 626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