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      2019/4/20 6:09:25    

    反对支那的本土派人士会不会買飛入場睇王小帥新片地久天長??? 政治不涉文化?開玩笑!

    回覆(2019/4/20 6:09:25)

  • 訪客:no name       2019/4/17 0:52:04    

    Have been reading what u wrote for years, 

    Just read that u r seeking a second opinion from a doctor, 

    Wish u all the best

    回覆(2019/4/17 0:52:04)

  • 訪客:P E T E R       2019/4/15 18:38:17    

    聽香港電台的一個訪問陳潔靈的節目中, 主持人提到Eliza 曾與張國榮合唱過 Fleetwood Mac 的 Black Magic Woman (後來 Satana 的版本更紅). 而那是在 1984年 TVB 的一個名為

    "JPS黑色輝煌夜" 節目中的演出. 我 googled 網上希望找到這 video,尋不著, 但尋找時看到了 2006年林燕妮在壹周刊所寫的一篇, 題目是 " 往事如真黑色輝煌夜", 在此分享這珍貴文章 (如下)...

    為 了 讓 黑 色 令 人 覺 得 時 尚 而 不 忌 諱 , 我 們 在 TVB 黃 金 時 間 播出 了 個 《 黑 色 輝 煌 夜 》 。 這 個 節 目 是 鎖 定 了 目 標 觀 眾 的 : 年 少 有 為 、 高 職 位 高收 入 、 不 迷 信 和 思 想 開 放 的 人 士 。
    中 國 人 忌 諱 黑 色 , 如 果 打 麻 雀 、 賭 馬 的 時 候 亮 出 一 包 黑 色 的 JPS 煙 來 , 肯 定 該 人 埋 怨 不 吉 利 。 故 此 我 們 的 目 標 並 非 普 羅 大 眾 。
    讓 誰 來 代 表 這 種 高 品 味 和 比 較 洋 化 的 青 年 俊 彥 呢 ? 在 與 客 戶磋 商 過 後 , 決 定 了 兩 位 能 歌 擅 舞 的 青 年 人 : 陳 百 強 和 張 國 榮 。 他 們 兩 個 都 是 二十 五 歲 左 右 , 亦 已 經 很 紅 。
    除 了 訪 問 類 似 成 功 人 士 之 外 , 還 有 一 場 他 們 表 演 的 大 型 歌 舞。 要 搭 個 不 簡 單 和 美 輪 美 奐 的 佈 景 的 。
    他 們 都 是 我 的 朋 友 , 當 時 我 跟 陳 百 強 更 熟 , 他 在 十 七 、 八 歲時 已 認 識 我 了 。 張 國 榮 跟 我 的 交 情 亦 好 , 後 來 更 加 好 。 客 戶 對 他 們 兩 個 一 清 二楚 , 亦 十 分 欣 賞 他 們 的 型 格 。
    我 高 興 得 很 , 在 第 一 時 間 告 訴 了 Danny , 他 十 分 歡 喜 。 跟 着便 通 知 了 張 國 榮 , 他 更 加 高 興 了 , 那 是 他 事 業 開 始 起 飛 的 時 候 。

    Danny 和 Leslie 相 識 於 微 時 , 年 齡 相 若 。 不 同 的 是 Danny 一 出 道 便 紅 , Leslie 則 熬 了 八 年 才 紅 。 Danny 是 個 很 悲 觀 的 人 , 常 常 擔 心 自己 的 演 藝 生 涯 會 走 下 坡 ; Leslie則 樂 觀 很 多 。

    真 是 天 有 不 測 風 雲 , 人 有 旦 夕 禍 福 。 TVB 的 監 製 大 力 反 對 用 Danny , 因 為 他 常 常 遲 到 。 廠 期 只 有 一 天 , 如 果 他 遲 到 了 , 那 個 場 景 便 得 拆 下, 交 廠 給 另 一 個 節 目 。 那 麼 JPS 的 節 目 便 拍 不 成 了 。
    我 拍 着 心 口 保 證 , 指 天 誓 日 說 我 一 定 會 把 Danny 準 時 弄 來 都無 效 , 那 位 監 製 說 若 有 Danny 他 就 不 做 。
    我 既 難 過 又 難 為 , 怎 麼 告 訴 Danny 呢 ? 結 果 是 公 司 的 人 告 訴他 了 。 翌 日 我 碰 見 Danny , 他 只 說 了 一 句 話 : 「 Eunice , 你 對 得 我 住 ! 」 沒有 發 脾 氣 。
    他 說 : 「 我 頂 多 遲 到 過 十 五 分 鐘 而 已 , 連 半 小 時 都 沒 試 過 ,怎 麼 這 就 不 用 我 了 ? 」
    這 事 教 訓 了 我 , 沒 有 百 分 之 一 百 二 十 便 不 要 太 快 告 訴 人 。 如果 我 不 早 說 , Danny 便 完 全 不 知 情 , 那 便 不 會 令 他 如 此 不 開 心 。
    雖 然 Danny 跟 我 的 友 情 完 全 沒 有 為 了 這 件 事 而 有 絲 毫 損 傷 ,但 讓 他 不 快 樂 便 不 好 了 。
    Danny 容 或 不 羈 , 但 他 有 很 高 貴 的 性 格 。 再 糊 塗 他 都 知 道 哪個 是 朋 友 , 哪 個 不 是 。 他 每 每 將 憤 怒 轉 往 肚 子 裡 吞 , 那 就 變 成 了 沮 喪 和 頹 廢 。那 與 他 的 死 有 莫 大 的 關 係 。

    Leslie 天 真 無 邪 , 在 搭 成 一 條 高 高 的 豪 華 拱 橋 上 既 唱 且 跳, 與 一 眾 舞 蹈 員 又 上 又 落 的 做 得 十 分 興 奮 。 未 解 決 的 問 題 是 : 誰 來 做 司 儀 ? 誰負 責 訪 問 ? 我 的 宿 命 又 來 了 : 沒 人 做 啊 ? 林 燕 妮 啦 ! 那 又 讓 臨 時 拉 伕 當 司 儀。
    頭 一個 在 錄 影 廠 裡 訪 問 的 是 潘 迪 生 。 他 年 輕 而 野 心 勃 勃 , 正好 代 表 有 意 創 業 的 一 輩 。
    我 跟 潘 迪 生 早 已 認 識 , 商 談 應 無 問 題 。 料 不 到 TVB 的 資 料 搜集 員 去 見 過 潘 迪 生 之 後 , 回 來 便 哭 喪 着 臉 說 : 「 打 死 我 也 不 肯 再 上 潘 迪 生 的 辦公 室 的 了 ! 」
    我 問 他 為什 麼 。 他 訴 說 道 : 「 我 說 『 你 的 辦 公 室 很 漂 亮 。 』潘 迪 生 卻 坐 在 辦 公 桌 後 面 冷 冷 地 哼 出 一 句 : 『 有 什 麼 漂 亮 ? 』 好 像 不 屑 與 我 說話 似 的 。 」
    原 來 如 此 。 潘 迪 生 並 非 在 擺 架 子 , 他 是 這 樣 的 了 , 他 覺 得 自己 的 辦 公 室 不 怎 麼 漂 亮 便 怎 麼 回 答 而 已 。 他 是 個 有 稜 角 的 人 , 未 必 甜 言 蜜 語。
    潘 迪 生 是 很 有 品 味 的 。 我 那 三 十 幾 本 小 說 的 封 面 , 大 部 分 目不 忍 睹 。 他 看 中 了 一 本 叫 《 浪 》 的 。 他 說 : 「 給 我 放 大 一 幀 掛 在 牆 上 好 嗎 ? 那幅 畫 很 好 。 」
    當 然 啦 , 那 是 外 國 名 師 畫 的 , 我 自 己 供 給 出 版 社 的 。 我 很 難要 求 出 版 社 的 美 術 部 畫 出 合 乎 我 標 準 的 封 面 , 那 只 好 自 己 去 找 。 我 雖 不 擅 畫 ,但 我 媽 媽 那 邊 的 親 戚 很 多 畫 家 和 雕 塑 家 的 , 對 西 洋 畫 史 我 相 當 熟 悉 , 幾 乎 過 目不 忘 。 潘 迪 生 看 中 那 幀 畫 , 足 見 他 的 品 味 。
    潘 迪 生 是 有 貴 公 子 的 氣 派 的 , 嚇 倒 很 多 人 。 其 實 他 也 是 人 一個 , 有 喜 歡 的 也 有 不 喜 歡 的 。
    我 發 覺 要 是 你 未 見 一 個 人 便 先 怕 了 那 個 人 , 你 內 心 預 先 設 定的 「 怕 」 便 真 的 會 形 成 你 對 那 個 人 的 怕 , 那 怎 能 交 談 呢 ? 正 是怕 也 是 你 , 不 怕也 是 你 。 工 作 上 都 一 樣 , 多 向 正 面 想 便 會 成 績 好 , 多 向 負 面 想 便 會 成 績 不 好。
    JPS 我 們 做 了 很 多 功 夫 。 最 困 難 的 不 是 煙 味 , 煙 味 很 好 。 最大 的 障 礙 是 : 煙 包 是 黑 色 的 。 我 曾 要 求 客 戶 倒 過 來 印 煙 盒 , 金 底 反 黑 字 。 中 國人 喜 金 惡 黑 。 客 戶 說 沒 可 能 , JPS 是 國 際 牌 子 , 包 裝 要 全 球 統 一 。
    JPS 有 很 多 設 計 美 麗 高 貴 的 煙 灰 缸 和 盛 煙 大 盒 子 , 要 求 我 們把 它 們 放 到 所 有 名 牌 衣 服 的 店 子 裡 。
    誰 能 入 得 名 店 之 門 又 能 把 煙 灰 缸 和 盛 煙 大 盒 子 放 在 人 家 的 桌子 上 ? 又 是 林 燕 妮 啦 ! 還 記 得 我 的 司 機 阿 貴 哥 跟 我 捧 着 搬 屋 用 的 大 紙 皮 箱 , 跑到 置 地 廣 場 逐 間 店 子 地 去 擺 佈 。

    阿 貴 很 有 型 的 , 什 麼 名 店 他 沒 去 過 代 我 拿 東 西 ? 什 麼 五 星 級酒 店 他 未 出 入 過 ?
    我 們 算 是 人 材 濟 濟 戮 力 以 赴 吧 ? 可 惜 出 盡 渾 身 解 數 , 都 打 不倒 中 國 人 忌 黑 的 習 俗 。 習 俗 是 無 可 理 喻 的 , 一 代 傳 一 代 的 。 JPS 讓 我 上 了 一 課: 打 破 傳 統 習 俗 很 難 。 要 打 破 , 不 是 一 時 一 刻 的 攻 勢 。 即 使 是 猛 攻 , 也 需 要 很長 很 長 的 時 間 。
    傳 統 習 俗 , 是 個 難 以 推 翻 的 巨 人 。


    回覆(2019/4/15 18:38:17)

  • 訪客:Peter      2019/4/14 11:53:36    

    香港樓價世界第一了,跑贏了。但是,誰輸了? 

    The sentence above is from today's article in Apple Daily by columnist 李純恩..

    Share this article here (it really tells how ridiculous the present housing market in HongKong is )

    __________

    開車途中聽電台新聞廣播,有一條說「香港樓價跑贏了世界主要城市」,哪些是「世界主要城市」沒有點名,想必是紐約、倫敦、巴黎、東京,或許還加上北京、上海。「跑贏」二字,令這段新聞聽起來像報喜。
    香港樓價世界第一了,對香港想置業的人來說是個噩夢,對於沒有家長支援又想買樓的年輕人,可能連夢都沒有了。
    前些日子為我媽撒骨灰,海葬的船在北角碼頭開出。已經好久沒去北角碼頭了,從前的公共屋邨變成了一片「豪宅」。在問路的時候有個好心人陪我走去碼頭,他指着那片豪宅說你知道這裏賣多少錢一呎嗎?然後報了個天價,吐吐舌頭又說,所以你看,都賣不出去。他說的那個樓價,以我的見識,一般在香港生活水準已經很好的人都未必買得起,但地產公司何來如此豪情?是他們天生樂觀,還是我沒見識,也真是說不清了。不由想起去年有一次在IFC商場裏碰到樓盤銷售活動,地產經紀遍佈,到處拉人去看示範單位,有個女經紀揚着手裏的宣傳單張擋住我去路要我跟她去看樓,我客氣地告訴她我沒錢,她笑了起來:「好平㗎,首期只要六百萬。」聞言我有點憤怒,因為無端端在街上有個人跑來證實了我是個連「好平㗎」首期都付不起的窮人。真是豈有此理,之前我還以為日子過得不錯呢!



    回覆(2019/4/14 11:53:36)

  • 訪客:90      2019/4/12 6:48:17    

    唔好淨話九子,就算將來出現九十子,一樣会被打入天牢,什至五花大綁推出午門斬首。。兼誅九族。重現封建皇朝的氣魄。。

    回覆(2019/4/12 6:48:17)

  • 訪客:Blackhole      2019/4/11 8:09:33    

    The first pic of black hole released. Everything comes from and will return to black hole in the Universe, in my Sagittarius opinion.

    回覆(2019/4/11 8:09:33)

  • 訪客:986      2019/4/11 5:33:40    

    Quite obvious hk society degenerating back to 1970s &1960s. Corruption, gangsterlike police etc The days before ICAC was set up.// The Hang Seng index again touches 30000 pts Mark, owing to China factor mainly. Or am I wrong? Yet civil rights get eroded continually. The 9 #occupy defendants may well be the last bunch of naive and silly folks. As to the trial judge Johnny Chan, he was still barrister about 20yrs ago. /// If I were the judge I would simply order the 9 be bound over and to pay a minimal fine. But then if i really did that i would be heavily censured and protested by the Establishment camp....and would not get promoted to high court anytime soon.

    回覆(2019/4/11 5:33:40)

  • 訪客:Ue      2019/4/11 3:06:13    

    看到那本(LET'S GO EUROPE) 真有仿如隔世的感覺。我是九零年第一次去歐洲,比小宇遲了十多二十年,只去了一個月,亦已工作了幾年,儲夠少量盤川才出發。當時最大的目的是去見識實體上仍未倒下的柏林圍牆。同一道牆,沿著它的東面,每幾十步就有小販將新拆下來的"牆面"賣給遊客。那道牆建築得非常堅固,有十多尺高,成尺厚。雖然已被挖到鋼根外露,甚至被人剪斷,仍然無損它當初興建的目的。牆的另一面則井然有秩,但就缺少了東面牆身上色彩斑斕的graffiti。對我來講,旅行是想體驗不同的風土人情。從前,每個地方都總有一點它的特色。現在全球一體化,還要競逐經濟增長,好難找到一個願意逆潮流,等運到的地方。幾年前去了相對落後的中美洲小國Belize,十天裏都未遇上一個強國遊客,然而,目之所及加上當地人印証,全國的雜貨店都由廣東移民經營

    回覆(2019/4/11 3:06:13)

  • 訪客:Ue      2019/4/11 3:04:22    

    看到那本(LET'S GO EUROPE) 真有仿如隔世的感覺。我是九零年第一次去歐洲,比小宇遲了十多二十年,只去了一個月,亦已工作了幾年,儲夠少量盤川才出發。當時最大的目的是去見識實體上仍未倒下的柏林圍牆。同一道牆,沿著它的東面,每幾十步就有小販將新拆下來的"牆面"賣給遊客。那道牆建築得非常堅固,有十多尺高,成尺厚。雖然已被挖到鋼根外露,甚至被人剪斷,仍然無損它當初興建的目的。牆的另一面則井然有秩,但就缺少了東面牆身上色彩斑斕的graffiti。對我來講,旅行是想體驗不同的風土人情。從前,每個地方都總有一點它的特色。現在全球一體化,還要競逐經濟增長,好難找到一個願意逆潮流,等運到的地方。幾年前去了相對落後的中美洲小國Belize,十天裏都未遇上一個強國遊客,然而,目之所及加上當地人印証,全國的雜貨店都由廣東移民經營

    回覆(2019/4/11 3:04:22)

  • 訪客:P E T E R      2019/4/7 7:29:22    

    分享沈西城寫'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文章!很多鮮為人知的事! 白先勇的堅持 六十年代台灣飆起現代文學風,白先勇、劉紹銘、李歐梵、王文興、陳若曦、歐陽子等台大學生創辦《現代文學》雜誌,專事介紹外國現代文學。好作家夥,白先勇最耀眼,《寂寞的十七歲》一看,難釋卷,說真的,在那年代,哪個懷春男女沒有過寂寞的十七歲?後來看了柯俊雄、唐寶雲主演的同名電影,體會更深。柯俊雄笑瞇瞇隔着魚缸偷眼瞧唐寶雲,女友說:「這個男人壞死了。」迷茫的眼神,調皮的笑靨,教我想起亂世佳人裏的奇勒基寶。母親的上海姊妹淘三阿姐說奇勒賊頭狗腦,吊兒郎當,「格種腔調,女人頂愛。」男人三分壞,女人就上腔,「小阿弟,曉得弗?」搽着蔻丹的纖纖玉手,輕輕一揮,勾走了我的靈魂兒。後來又看到《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這篇小說,喲!裏面的金兆麗活生生就是三阿姐。白先勇寫上海女人確有一手,且看他如何寫金大班!「金大班穿了一件黑紗金絲相間的緊身旗袍一個大道士髻梳得烏光水滑的高聳在頭頂上;耳墜,項鏈,手串,髮針,金碧輝煌的掛滿了一身,她臉上已酒意盎然,連眼皮蓋都泛了紅。」有點眼熟,不就是《紅樓夢》嗎?這跟留在我心中的上海舞國名雌,正是一對兒。總以為白先勇是「舞場老鼠」,原來平生只去過台北夜巴黎舞廳一趟,已能把舞女描寫得如許刻骨入微,細緻堂亮,雖說有高人指點,也不得不感服於彼之過人才情。我徜徉花窠,歷有年所,今日為止,僅得《風月留痕》乙冊,素視為精心之作,可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一比,小巫見大巫耳! 這回白先勇來港,在香港大學跟姚煒講演《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二姊夏丹千方百計拿到兩張貴賓券,一道去看,端坐聆聽,一夜無累。白先勇細表拍《金大班》,驚愕於他的堅持。說句心底話,白大哥好天真,居然以為電影改編自家的小說,便是全屬品,一切我說的算,於是什麼都要管一管,老闆不耐煩矣,只好打退堂鼓。好不容易找到第二家,「第一」電影公司老闆黃卓漢百般遷就,打好合約,電影籌備開拍。白先勇提出一個條件:女角要符合書中人物氣質。黃老闆是生意人,重票房,要起用大牌女星鍾楚紅,港台紅星,票房保證。白先勇連聲「不行」,鍾楚紅不合這角色,一是氣質相悖,二則非上海人,演繹不出上海女人的海派特點。有問什麼叫「海派」?好個白先勇慢條斯理回道:「這只能意會而不能言傳!」急壞黃老闆,死命進言,不從。白先勇硬綁綁:「找不到合適女角,寧可不開戲。」黃老闆叫苦連天,想不到溫文爾雅的白先勇,骨子裏居然是頭兇猛獅子。那麽後來又怎會找到姚煒的呢? 緣分天定,白先勇某日看到徐克的電影《鬼馬智多星》,一眼瞄到姚煒,心裏抖動:天哪!這不就是金兆麗嗎?踏破鐵鞋無覓處,那人正在我眼前。隔座姚小姐插口說:「我喜歡這個故事,一看到劇本,整個人投了入去,自己就是金兆麗呀!」情投意合,飛奔台北。導演意大利電影博士白景瑞,第一天便要求姚煒拍床戲。戲中有兩場床戲:跟純男的初夜和猛男的激情。白博士促狹,挑拍難度高的後者。誰怕誰?姚煒豁出去,走光不自知。台下觀眾問白先勇可滿意?姚煒搶說「他呀!滿意極了!」白先勇吃吃笑:「那麼好,是男人都滿意吧!」鬨堂大笑。女角敲定,剩下的便是電影主題曲誰來唱?黃老闆要起用當時得令的鄧麗君,白先勇又表反對。小鄧嗓子,生生燕燕明如翦,嚦嚦鶯歌溜的圓,太甜潤。白大哥要的是滄桑悲涼,淒如鵑啼腔調,只有小蔡琴最合。黃老闆使乖,聽說白先勇將赴美,索性來記硬上弓:白大師,你一走,咱就簽小鄧,嘿!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白先勇堅持簽定蔡琴,這才買棹回美。結果又贏一局,KO黃老闆。歷盡艱辛拍攝的《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終成二十世紀電影經典,三十五年後重溫,依然惹恨長。舞榭歌台君有淚,人間天上總有情,是時候重讀《台北人》了!!

    回覆(2019/4/7 7:29:22)

  • 訪客:Tv worm      2019/4/6 18:50:35    

    April is a happy month for fans of Game of Thrones. To know 陳法拉working together with Nicole Kidman is interesting news too. 大叔型actors like木村& Robert Downey junior are now at the peak of their careers, I think. When they turn 60 eventually they may be quite different. 男人一樣有更年期的。 Not to mention prostate glands issues.

    回覆(2019/4/6 18:50:35)

  • 訪客:Sharon      2019/4/6 3:08:50    

    到了今年仍然有人記得Sharon tate當年惨死的舊事,miss sharon大可以感到慰藉,安息去吧。

    回覆(2019/4/6 3:08:50)

« 1 2 ... 4 5 6 7 8 9 10 11 12 ... 606 607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