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6.16 memory      2019/6/29 9:25:35    

    圖像中可能有3 人

    回覆(2019/6/29 9:25:35)

  • 訪客:宇叔叔由鄧英敏飾演 :)      2019/6/27 20:51:31    

    HahaHahahahahahaha 小宇,你是不是有 close friend 喺 TVB 做編劇呢?繼黃智賢的範小宇大律師,現在TVB 另一部神劇((好日子))又有一位宇叔叔出塲喇。咁樣可以提高收視率莫非?Tell me. Tell me. Tell me.

    回覆(2019/6/27 20:51:31)

  • 訪客:為什麽把尤敏的照片放上甄珍的 wiki profile 裡?      2019/6/27 19:41:48    

    請問有無人可以更正?雖然不是2019的明星,但都無理由弄錯。另外,甄珍同謝賢現在都係 single? 唔知道可唔可以突破年齡障礙,再婚多一次?反正本來大家都很喜愛大家,只是當時有劉家昌介入他們的感情世界,大家年輕,衝動咪提出離婚,忍唔到就係忍唔到,愛情受傷? oh no 但係已係好耐之前嘅事,現在成為好友都是緣份微妙的安排吧。

    回覆(2019/6/27 19:41:48)

  • 訪客:Click this for info      2019/6/27 19:28:15    

    Click this https://youtu.be/sFh10PeJSFU

    回覆(2019/6/27 19:28:15)

  • 訪客:本地故事      2019/6/27 19:26:03    

    https://youtu.be/sFh10PeJSFU

    回覆(2019/6/27 19:26:03)

  • 訪客:你      2019/6/27 15:36:07    

    回覆(2019/6/27 15:36:07)

  • 訪客:saq      2019/6/27 15:34:56    

    回覆(2019/6/27 15:34:56)

  • 訪客:本土故仔      2019/6/27 14:19:01    

    原來世上有位香港人網誌作家石賈墨在德国大報南德意志報刊登公開信令德国人更了解這個月的香港事。此位石先生居於德国亦是德文教師。 以前從未聽過有此君存在。

    回覆(2019/6/27 14:19:01)

  • 訪客:It looks like      2019/6/27 13:58:41    

    Carrie is here in HK (she was from China)

    回覆(2019/6/27 13:58:41)

  • 訪客:water      2019/6/27 3:29:53    

    it seems the street protesters have been inspired by Bruce Lee in their formless protest strategy, if any. "be water, my friend" was uttered by Lee when he was interviewed. Let me add another advice: drink enough water, my friend. it is now summer.

    回覆(2019/6/27 3:29:53)

  • 訪客:楊立明的愛情      2019/6/27 1:37:01    

    你何時開始發現自己的性取向?」 「難道你從未對女孩子動心?」 「有女生暗戀過你嗎?」 「如果讓你選擇,你會希望當女生嗎?」 自從《【基佬三十】同志亦凡人 第一戒:做自己》這篇文章出版後,我接到來自四方八面的電郵或短訊。其中不少朋友形容我這次公開「出櫃」十分勇敢,但我覺得沒有事情比起「坦白面對自己」更需要勇氣,包括允許今日的自己推翻昨日的自己。 我承認,我也曾為自己的性取向動搖過。 為何以「性」定義「愛」 我在初中時候「意外出櫃」,事緣是向一位女生透露自己心儀班上一位男生。結果是,她將消息公告天下,自此我便被貼上「基佬」這個標籤。記得當時同級有另一位男生同樣「出櫃」,而因他的行為表現較「女性化」,便成為了輿論的焦點,沒有太多人關注我的性取向。 雖然我就讀天主教學校,但是當時師長的心態十分開放,而在朋輩之間也沒有被欺凌。對我來說,「出櫃」過程最痛苦的卻是面對一段持續四年的曖昧關係:一如很多人的Puppy Love,我和一名男生走得很「近」,但我們最親密的時候也只是「拖手」。 儘管當時我無法在「親密友誼」和「談情說愛」之間劃一條線,但 「心動」的感覺讓我判斷自己是同志,其實與「性」無關。令我困惑的是,為何「性取向」這名詞好像是以「性」定義「愛」? 「出櫃」後的「出軌」 上了大學以後,我曾經過着「典型」的同志生活:蒲吧、網上交友和約會陌生人等。但偏偏在這個時候,我卻再度為自己的性取向動搖。 大學時代我身邊曾有一名「紅顏知己」,而她偶然會和我一起「蒲 gay 吧」。起初她只是出於好奇,後來卻成了我們周末餘興的必備節目。有次她喝得很醉,吐得厲害,於是我陪着她坐着荷李活道附近的後巷,直至天明。在我扶着她走過石板街的一刻,我卻有觸電的感覺。 我的腦海突然浮現了一堆問題:我是否喜歡她?我真的是同志嗎?還是性取向會隨着成長而改變? 面對自己需要最大勇氣 隨着歲月的流逝,我再沒有與這兩位我曾經「動心」的對象保持聯絡。有時我在想:究竟「性別」在愛情扮演什麼角色?是否每個人也要為自己預設一個性取向?我們能否坦誠面對自己的感覺,讓愛情在最自然的方式發生? 假如「出櫃」需要膽量,對一名「已出櫃」的同志來說

    回覆(2019/6/27 8:22:40)

    楊立明是何許人也?

  • 訪客:SOO POPULAR      2019/6/26 15:13:25    

    圖像中可能有4 人、微笑的人

    回覆(2019/6/26 15:13:25)

« 1 2 ... 4 5 6 7 8 9 10 11 12 ... 616 617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