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20/5/18 12:28:00    

    書店小發現: 陳冠中先生新書背底並無印上售價的,書店在簽名本上就另外貼上價格label。

    回覆(2020/5/18 12:28:00)

  • 訪客:星座 運程      2020/5/17 12:22:43    

    久違的小宇,自從上次書展遇上便沒有再見了,一切好嗎?你相信不相信星座? Scorpio 普遍被認為會製造黑色幽默,對性方面很苛求的。我本抗拒相信星座這些無聊事,可能因為有段時間,我都走去寫星座,而且係亂寫一通,“掌權”十二星座愛情,運程走勢 omg .. 我最近自爆給我的一位女友人,佢話我太過份... 佢話星座好多人睇.. 好多人選擇相信.. 你唔可以咁架... 我現在一邊用右手掩住我的眼睛... 一邊我究竟寫咗 D 乜嘢呢..... 我今日係唔係應該返 church 告解吓呢? ?

    回覆(2020/5/17 13:47:54)

    這網站救不到你,留言在此早已證明解決不了你的問題,請移玉步。

  • 訪客:下文顥及的Bonnie Gokson      2020/5/17 9:12:04    

    即係 Sevva 老板娘啦,我記得我好似去過 Sevva...如果你嘅人工得一兩萬,你係要止步的,你消費唔到..去麥當勞或留在家煮食也是唯一選擇,我希望政府每人派$100,0 00 dining voucher .. 咁我哋可以試吓手震震打電話去 Sevva 度 book 位開生日 party .. 其實月入三四萬去 Sevva 也有D手緊,月入五六萬使錢可以手鬆D,月入七八萬就要喺 Sevva 豪使一點..天天捧場..博老板娘親自招呼... 咁鬼辛苦搵七八萬一個月,國泰司機都搵唔到... 無得飛無得搵... Anyway 5月比4月好D嘅,街可以去多D... 我要好多錢.. 我要好多錢...

    回覆(2020/5/17 13:51:17)

    C'est la B 一般收入都負擔得起,精緻的輕食味道也不錯。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20/5/17 8:27:32    

    1941年之後,香港再度淪陷了,成就了蘇玉華(及其他港女)的傾城之戀,雖未至於可歌可泣亦有其蘯氣廻腸之感。

    回覆(2020/5/17 8:47:46)

    祝願她和潘燦良永遠幸福。〈歎息橋〉也有潘的演出。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1:05:46    

    以上文字来自一位成都的作家,张朴,著作有《香港的前后时光》(内地与港台版,2013年出版)

    回覆(2020/5/17 8:44:39)

    Mathidle,很久沒有見到的名字!一切都好嗎?家人都應該健康吧。你下面引述的文字都是張朴先生寫的嗎?是最近發表的還是舊文?怎都好還是很開心世上某處會有人花時間寫這麼多文字在我身上,多少有點受寵若驚之際是心存感激的。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0:52:34    

    如此fabulous的女性,真是让我热爱不已。过去了那么多年,Bonnie依然在发光发热,虽然离开了Joyce时装名所,因丈夫是商界名流,也多年学到了很多生意经,自己开出了品味超好的时尚餐厅SEVVA,以及C’est La B等蛋糕店。 C’est La B的每款蛋糕如艺术珍品,令人舍不得放进口。Bonnie Fung圆了自己的锻造美好生活方式的梦想,并继续为我们带来一份女性卓然的审美体验.

    Bonnie Gokson与她的餐饮王国,郭氏姐妹(Joyce和Bonnie)真是型过香江几十年!由时装到家具,由生活方式到餐厅,再到自己的人生!  鄧小宇的这本《女人就是女人》妙笔生花,真是时势造英雄,虽然那个时代已远去,但女人就是女人,不要轻视自己,也不能轻易低估自己。因为是女人,比男人多出更多的韧劲,不同于直男对于世界的宏大认知,女人也许是水,更懂得水到渠成原来是一种智慧的处事之道。  今天,我还想重申:爱自己——是重要的一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不爱自己,发放“去找人爱和找人疼”的信号,得到的不会是真爱,得到的可能仅仅是不懂得爱你的“同道中人”而已。在鄧小宇这本《女人就是女人》一书中所描写的这些绚丽女性,都懂得爱自己,进而可以把这份对自己的爱,惠及大众和身边的人,形成正确磁场。当你明白你自己如此值得爱,也自然会去爱其他人。  “女人就是女人”,除了三月八日,positively来讲,你们每天都可以为这句称谓感到骄傲和自信,那即是关于“爱自己”的一种首肯!

    回覆(2020/5/17 0:52:34)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0:51:40    

    Joyce Ma也会觉得时装闷,但她对于艺术的热爱始终深厚,除了绘画,Joyce很喜欢现代爵士,戏剧、电影、古典音乐……在纽约,马太可以推掉阿玛尼和《Vogue》的派对,独自一人去音乐厅听小提琴家Itzhak Perlman的演奏会,甚至看音乐剧《烈火战车》四次,看到流泪。

    如此鲜活又热烈的女性,马太真是让我喜欢。《女人就是女人》里这篇写马太的文章,我隔几年就拿出来读一次。我喜欢马太在访谈中对鄧小宇说的,“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to learn,life does not stop at 30s,40s,50s……”我喜欢这句话,送给所有女性和gay蜜们(直男也可以照单全收!)一生修炼,无需停步——这就是爱自己的表现!

    自2007年,马太退休,较少可以瞥见Joyce Ma那份精致靓丽又glamourous的神采,不过,近日,我在香港瑰丽酒店网站,看到白发Joyce Ma,矍铄,她为世界旅人推荐她爱的城市personal spots。时装谢幕,但魅力永存!

    Joyce Ma曾说,做时装生意,自己有“guts”(有胆),“get ahead of time,不要理会别人怎么说”——也要送给所有的女性!  有意思的是,1982年这次的马太专访,陪同Joyce Ma做访问的正是她的妹妹 Bonnie Gokson Fung(冯郭志怡),彼时 Bonnie帮手姐姐的时装事业,陪同去欧洲时装周,累和苦,但从不抱怨,尽力享受。因为这篇访问,我去查资料了解 BonnieFung,原来她也是品味和审美极好的女性。后来,鄧小宇在这本书里专写了一章《 郭志怡——A Fairy Tale Comes True》。我喜欢鄧小宇对于Bonnie的描述:美艳但有风度。高贵得来亲切可人,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会loud,做事很低调,很大家闺秀。在鄧小宇的描写中,Bonnie爱笑,绝对是那种由衷的甜笑,快乐而可爱的女人。Bonnie的乐天、naivete、以及对于生命的爱和热,不仅感染了鄧小宇,也感染了我这个后来的读者。  如果说姐姐Joyce对于时装的审美和眼光是独到的,妹妹Bonnie则倾心家居设计,室内装饰,更多出一双生活方式的慧眼。因此她后期主理Joyce Living的部分,亦和姐姐一道为Joyce时装店延展出咖啡馆,花店和家具器皿店铺。  好玩的是,Bonnie更美式,更健康,热爱行山,健身。七、八十年代家里买了全套Jane Fonda Workout录影带和盒带,去High end的健身中心做运动,在八十年代引领都市生活方式风潮。Bonnie在帮手姐姐的时装屋的时候,专买“冷门时装”自己着,她知道如何让这些冷门时装在自己身上发挥elegant的效果。Bonnie心爱的外国城市是纽约,“喜欢纽约的什么呢?”“什么都喜欢,culture、plays、museums、parks、people、restaurants、designer's buildings、interior design……”Bonnie自认为自己是城市动物,但也爱英国的country side,可以不化妆,去country side做health spa。

    回覆(2020/5/17 0:51:40)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0:50:05    

    再举一列: 《女人就是女人》书中还写了我喜欢的香港时装巨擘Joyce Ma(马郭志清),马太和她的妹妹Bonnie Gokson Fung(冯郭志怡)。1982年,鄧小宇为《 號外》写了访问拍摄Joyce Ma的经历。彼时Joyce Boutique在港崛起,马太的品味和眼光让人称道。不过,吸引我的是马太在这篇鄧小宇的素描中表现出来的一份女性魅力:有学识,审美,做事果断,坚持自我,平衡在办公室和家庭的时间比例。整个采访过程,按照鄧小宇的描写似乎都太“仙”了。我最欣赏马太的自信,她当年对鄧小宇说,“The fashion world all speak of my name with great respect.”事业型女性更要有这份自信和自爱,马太当年的国际视野和格局让Joyce Boutique成为亚洲时装历史和产业中的一段传奇和佳话。

    马太还在采访中分享了自己的热爱。艺术方面,Joyce Ma最欣赏minimalism(极简主义),她最喜欢的画家有Robert Motherwell、Cy Twombly,摄影师有三十年代的Man Ray,建筑师是I.M.Pei贝聿铭和Luis Barragán。Joyce Ma对于艺术的喜欢到了狂热的地步,闲时订阅大量的艺术杂志,如遇心仪画展,会搭乘专机前往看画。有时候,她可以在画廊逛足一日,不吃不喝。Joyce Ma告诉鄧小宇,有一次去曼哈顿的Whitney博物馆看pop artist Roy Lichtenstein的画展,她看不明白,为了了解 Lichtenstein,她花了几天时间在纽约听演讲,研究他的作品。“后来,他在Florence举办另外一个画展,我也赶去看。”难怪,Joyce店铺里始终有很arty的艺品味道,艺品又混合着衣品,成为Joyce Ma的一段美谈。

    鄧小宇又写道,马太爱花,而且对于花艺有研究。她在伦敦的时候,很多时候清晨五、六点就会去Covent Garden看花买花。每次去欧洲时装周,她都要在酒店房间摆满鲜花。Joyce自己承认,自己的衣服并不多,但全靠搭配不同items,让时装界的买手和设计师刮目相看。

    回覆(2020/5/17 0:50:05)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0:46:54    

    书里还有一章, 鄧小宇为《 號外》专门写了一次他认识的亦舒:《我是亦舒迷,但不是亦舒小说迷》,那个爱讲八卦,高产的女作家。亦舒与朋友相聚,总有八卦可以讲,且可以把一切都讲得风生水起,讲出一段传奇。在 鄧小宇笔下,亦舒更像是一个普通女性,去掉光环——光环也许是社会附加的,对于她才华的肯定,但我们往往忽略了女性本身的闪光品格。而捕捉到人性,去掉一些虚化的神性,有助于我们认识女性本身——男人与女人在人性上本一致,只是各自承担的性别角色不同而已。不过,我还是喜欢 鄧小宇对于亦舒的评价,在她塑造的小说和文字世界里,“她是孤独的贵族”。

    我觉得empowering women,女人还是自己empower自己,比较靠谱!正如《女人就是女人》书中, 鄧小宇描写了与周信芳之女周采芹(Tsai Chin Irene Chow)在港一聚的一夜:《周采芹、采茨——An Evening with the Chow Sisters》。 鄧小宇话:“周采芹是东方的Melina Mercouri”,“当她倦怠地、风霜地、冷漠地、懒洋洋地、洞悉一切地挨在一张沙发上……那张充满岁月痕迹的面孔、那对敏锐的眼睛,以及那把低沉沙哑的声线,都是能够意料的,当她出力地抽她手中那根香烟,好像不肯放过每一条烟丝,直把尼古丁当做她生命的养料时,我心里面已经知道——that's it!周采芹完全是那种女人,那种火爆、坚强、充满斗志、充满生命力、overpowering的女人,像Bette Davis,像Lauren Bacall,像Juliette、Greco,像Sonia Rykiel,像Maria Callas……” 鄧小宇的文字让我联想起周采芹在伦敦West End演《苏丝黄的世界》,舞台上唱着经典的《Ding Dong Song》。别忘了,周采芹才是第一个出任007邦德女郎的亚洲女演员(杨紫琼是第二位)!她的独当一面和overpowering证明了女性唯有自我empower,才可以在男性主导的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 鄧小宇把那一晚的party聚会,所有的星光描述都给了周采芹.

    而周采芹的妹妹周采茨(Vivian Chow)彼时在香港任政府高官,一流的PR。 鄧小宇和周采茨熟悉,早知道她的pushy和bossy,可是和她的姐姐周采芹相比,Vivian还是妹妹。不过 鄧小宇有这样一笔:“( 采茨)为人率直、豪爽,有时候更是语出惊人。有次一个著名的英国导演来港,她告诉我她准备怎样去招待他。‘我要带他去大排档,吃古灵精怪的东西。You know,I just love gays,每一个外国来的gay man都到过我的家,我的家是他们的head-quarters,I love to entertain them。‘ 她如是说。”邓小宇还描述了周采茨后来与年纪和阅历,社会地位都不如她的小弟相恋, 周采茨更是高调秀爱,爱得大胆,毫不避讳,在彼时的香港怡东酒店大摆婚宴,不怕社会非议和旁人眼光——what incredible sisters!  只有爱自己,懂得爱惜和时刻赋予自己力量,女性才可以活得潇洒自如又得到尊敬!《女人就是女人》让我喜欢!

    回覆(2020/5/17 0:46:54)

  • 訪客:mathidle      2020/5/17 0:45:59    

    我,天生不是女人,但书柜里有一本香港著名文化人、杂志人、电影人和专栏作家鄧小宇的书:《女人就是女人》,此书和我买到的鄧小宇(钱玛莉)当年惊为天人的那本《穿Kenzo的女人》一起都是神作:关于女性的神作。好看,好读,好witty,好多智慧,好多人生哲理,经得住时空考验,可以拿出来反复读。犀利又有洞见的关于女性的现代生存景观,无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是到了如今的2020时代,都很类似,在《穿Kenzo的女人》里,被鄧小宇(钱玛莉)描写的四位彼时中产女性的故事和靓丽翩飞的只言片语,比美剧《欲望都市》早了很多年。可见,鄧小宇是奇才,身体里住着一个俏丽灵魂,他才是女性知己!

    《女人就是女人》一书是我当年在成都Page One书店开业时(Page One在成都IFS开业后不久开张,后来关门大吉,遗憾!)买到的港版。我手中的这本《女人就是女人》是2011年由香港三联书店再版的,原版是鄧小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收集了他撰写的在七、八十年代在香港出类拔萃的香港女性的访谈与散文集。彼时,鄧小宇参与了香港著名的城市文化杂志《號外》的创刊和编辑工作,文集中的文章很多出自当年的女性人物采访。除去历史和时代烙印,鄧小宇从这些精彩女人生涯与细微描摹中为我们塑造了一幅瑰丽的女性图景,我认为是非常难得的历史与人物志。  在2011年再版序言里,鄧小宇无不感伤,那些他曾经在上世纪采访和撰写的女性,有的已经“离席”,比如Tina Chow、林燕妮、柴文意、宋怀桂、狄娜等,“书中虽然只是记录了她们很片面的一点事迹,但仍是很有意义的注脚。”  这份经由女性散发出的魅力或者perspective,在我看来就是一份精彩,卓然和“爱自己”。活得精彩,感受生命的馈赠,活得开阔,练达,活得让人觉得欣慰,那就是鄧小宇笔下塑造的“happy days”(或是借着钱玛莉笔下那些穿着Kenzo的女人所散发出的一份美艳与自我)。正如这本书的第二部分叫做“charming silhouette”(魅影)一样,芳踪丽影,余音绕梁,久久回荡, 鄧小宇,这位女性之友的文字,带领我们去阅读这些闪光的时代女性,由纸上的洞见与慧敏,到内心全然可以去感悟的人生哲学,是《女人就是女人》吸引我的地方——虽然,我,天生不是女人。  “glamourous,sophisticated”, 鄧小宇经常用它们来形容这些发着光的女性。女人,本来就可以如此这般,因为和男性相比,她们更敏感,更有一种柔性与韧劲——这些禀赋,需要在今天这个节日里特别highlight出来。经历2020年的某些荒诞离奇,女性主义似乎更有必要成为大家去认知和记住的常识:不是女权主义。女性主义(feminism亦或womanism)更加稀松平常,那是我们需要去还原和注视的,在日常生活中已经被我们遗忘的女性品格,如果没有这些品格,我们的社会一定无聊透顶,自暴自弃,没有欢愉。女性的伟大,除了默默地奉献,还有那份柔美与大爱,也许,天生是女人,天生是情造,才可以释放爱,与传递爱——这是女性的荣光,值得永世歌颂与铭记,岂止在今日呢(何况,我们没有#MeToo)!  《女人就是女人》开篇,1979年的 鄧小宇就以香港三大才女开写:亦舒、圆圆与林燕妮。 鄧小宇的观察是“才女”有地域性和社会性,和一个社会对于女性才华的评判有很大关系。“才女”一词的出现全然是通过男性为主导的世界而制造出来的词汇,从某一方面也反衬出“这到底是一个男性的世界”。因为女性稍微做出了成绩,舞文弄墨,制造出光环与供人谈资的精彩八卦,则可能被社会冠上“才女”名号。经过了几十年,社会进步,经济科学昌明,但女性似乎总是要被放置于一个特殊地位去评判和审视,她们的价值和力量在社会天平的一端,从一开始就是不平衡,所以empowering women说了好多年,一直讲,不能停。

    回覆(2020/5/17 0:45:59)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20/5/16 17:32:34    

    5.15香江文革正式開展. 中国文革十年中国人都捱挺了過去,香港人見慣大場面,駛乜驚呀?! 有阿倫歌聲伴你走過幾許風雨,小鳳姐同你同路見真心. 不過,有位中年女士阿倫歌迷(以前同佢仲係親戚)現在話好憎阿倫. 無言.

    回覆(2020/5/16 17:32:34)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20/5/16 8:38:48    

    同JoyceMa女士曾經有關的先施公司亦賣盤予中資了。 輪流轉,幾多重,輪流傳。

    回覆(2020/5/16 8:38:4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654 655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