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in the street      2019/7/9 12:06:32    

    is the masked protester really mr lam, husband of madam777? who could verify it?


    圖像中可能有一人或多人和戶外


    圖像中可能有1 人、微笑中、西裝和特寫

    回覆(2019/7/9 12:06:32)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9/7/8 17:25:23    

    事件發展一個月過去了,仍然未見解決,而[被解決]的那幾位,在年青黄金歲月便逝去,其實只基於一位執公權的大媽完全是不值得的,願他們得到安息,在另外的国度得到安樂。

    回覆(2019/7/8 17:25:23)

  • 訪客:netizen.repost      2019/7/5 11:23:32    

     #message to mr alan tam


    伯伯:

    人老咗就係老咗,唔係你個年紀老左,係你個心,由你決定咗將自己封印喺某一個年代之後,你唔再向前行,時代點變,你都活喺70年代,咁點解仲要留戀今日嘅眼球呢?70年代嘅你,嚟到21世紀,企上台,仲奢望可以帶領潮流?你意識到,係幾咁唔有型嘅一幾事嗎?

    跟唔上就係跟唔上㗎喇。不論你嘅視野、思想,甚至作品都反映到,唔係你已經比潮流嘅洪流淘汰,係你一早放棄咗潮流。我好明白,你哋嗰一代好簡單,所以你哋好留戀,賊咪就係奸囉,警察咪就係忠囉,做娛樂咪就係明星囉,搵到錢咪就係成功囉,好簡單㗎嘛,但係我哋呢一代唔係咁樣㗎。社會已經改變咗,職業生態改變咗,周圍所有嘢都改變咗,如果你嘅目光去到25歲,就已經選擇停滯不前,你點解會睇到今日社會嘅真面貌啫?你今日企出嚟,除咗不合時宜,大家就只會見到一堆已經下垂鬆脫嘅皮肉,承載着空白嘅年華,咁多年來,不理政治嘅你哋跟進過啲乜嘢?你有冇睇到而家呢一代係做緊啲乜嘢?如果你講嘅嘢咁正確,會唔會有一絲懷疑,點解年輕一代全部向你倒戈相向?定還是,全代人都係錯,只有你哋嗰一代係正確。

    生不逢時,我哋呢一代冇機會見到你貢獻過嗰個社會,我哋只見到個社會仲貢獻緊嘅你,唔奢望你會識得欣賞後生嘅人鍾意嘅音樂、電影、作品,亦冇人迫過你要去理解,唔緊要,攬住你自己嗰個年代嘅觀眾、嗰個年代嘅朋友,講你哋年代嘅語言,去吸引返同一個年代嘅人,陶醉喺你地自己嘅幻想世界吖,繼續催眠自己,叮噹出嚟就管治到香港啦,係,或者係,但係都話俾你知就連你口中嘅叮噹都改咗名做多啦A夢十幾二十年喇,you are so done!

    兩位的確係社會上嘅寄生蟲,拖慢社會前進,同時促進大腦退化,如果你哋仔女真係學你哋咁樣去分是非黑白嘅話,good luck,佢將會學識原來撐警就可以周街打人,免受法律責任,原來幾塊玻璃嘅價值比人命更高,原來做人唔識一樣野係一種驕傲,可以走出嚟大大聲話「我唔識政治。」唔識就去學,你出得嚟講嘢就唔可以話自己唔識,你唔識就唔好講!你地做人咁多年,經歷過咁多件事,仲係未學識承擔責任。

    做人要有承擔,一人做事一人當,唔好以「做個仔嘅榜樣」為名,去發表你哋今日不負責任嘅言論,然後要自己嘅下一代無啦啦蒙上不白之冤。你可以出賣所有香港嘅下一代,但係將自己下一代未來嘅自由出賣,再擺佢哋上枱做藉口同台階,本住「為仔女」為踏腳石托自己上道德高地,無論點睇都極之卑鄙。

    晚輩 檸


    圖像中可能有1 人、微笑中、文字

    回覆(2019/7/5 11:23:32)

  • 訪客:netizen.repost      2019/7/5 11:16:02    

    廢中們,請收起悲情


    近一個月香港波譎雲湧,看到一班十來二十歲的年青人,長時間在街上抗爭,一眾廢中顯得慚愧非常,我身邊廢中的圈子一片愁雲慘霧。人到中年萬事哀,上有高堂,下有妻兒,左要供樓,右要返工。要打,無力;要跑,無氣;大熱天時企幾個鐘,唔中暑比人抬走已經偷笑。行到前面,我有自知之明,係負戰鬥力,會拖累大家。

    作為一件⋯⋯廢中,我明白,我唔係前線的材料。

    但唔等於我地乜都做唔到,淨係識望住個電視係到喊,然後話自己對唔住班後生,道歉完又道歉。

    問題係,年青人需要你的道歉嗎?他們需要你的幫忙!

    千祈唔好話自己廢,幫唔到手,講多幾講,就會跌落自我預言應驗,變成真廢,真係幫唔到手。

    過去幾年,我見身邊好多朋友變成咁,有能力果D諗移民,無能力果D變成犬儒,變成真廢中,樣樣覺得做黎無用。

    而你的敵人,最希望你變成咁樣,打都未打自認廢,未郁手先投降。

    係時候發揮國產零零漆的精神:「就算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佢本身嘅用處。」

    唔知係邊到睇過,平均一個美軍上戰場,背後要有七個人做後勤。呢七個人係咪個個都打得呢,當然唔係,有兩個可能係工廠入罐頭,有一個只係司機送貨,有一個係車衫,但佢地盡好自己的本份,上到場個軍人先會有戰鬥力。唔係上到戰場食物中毒,子彈又運唔切黎,軍服又爛溶溶。

    作為一件社會上的廢中,你唔跑得唔打得唔曬得,但你仍然擁有好多資源,而呢D資源係班後生無。

    例如錢、社會地位、人脈、人生經驗等等。

    我地要贏呢場仗,要全方位抗爭。

    首先係輿論上,班廢老未必會聽後生講,覺得佢地班後生仲細,容易受人利用,但你唔同,你係一個中年人,你說話的份量,你係有能力影響到家中班老野,你亦足夠的溝通技巧,不慍不火咁同班老野講,尤其當佢地已經退休,靠你份家用。呢個世界好現實,錢多話事權大,好好運用你的影響力,以及好好利用你屋企個遙控。輿論戰,係要由屋企開始打。

    其次,我覺得更重要係,雖然而家已經有人籌錢幫義士打官司,但咁係遠遠未夠,將來必定有大規模的政治檢控同清算,好多被捕同被人抄身份證的年青人,會無故捲入漩渦。政府的策略過去好明顯,佢未必真係要告到人坐監,但佢有足夠資源將好多人拖入法律程序打殘你。好多人係當中前途盡毀,無書讀,無咗份工,無晒前途。

    不過,我頭先講過,廢中有的係社會資源,當中好多事業有成,做緊公司高層,甚至自己開公司做生意,我希望一眾廢中發揮影響力,日後唔好因為呢個案底而唔請佢地,甚至可以優先考慮佢地。今次如果有後生仔因為抗爭而賠上自己前途,我地有責任賠返個前途比佢地,呢樣野我地真係有能力做得到。唔駛又搞個基金,又出黎籌旗,有字頭有檔野,就多一個比人搞的機會。Be water, my friend,你知道有D咁嘅人,就走去幫,群龍無首,吉。

    就算你移咗民,唔代表你放棄咗香港,文西,我一樣有任務比你。以而家香港的情況,未來需要流亡的年青人,只會多,唔會少。你先去彼邦打點一切,日後麻煩幫下手照顧流亡在外的後生仔,佢地好需要一個穩定的圈子幫佢地撐過流亡的生活,好多海外華僑組織都比人滲透晒,信唔過,你地可能係佢地惟一信得過的人。

    廢中們,請放低悲情,仲有好多野比你地忙。

    回覆(2019/7/5 11:16:02)

  • 訪客:哥倫布      2019/7/4 17:14:32    

    小白免和丁皓姨姨合照。是一張三人嘅 happy smiley faces. (^Q^)

    回覆(2019/7/4 17:14:32)

  • 訪客:lindoo      2019/7/4 12:57:29    

    白姐姐在舊文中提到林黛兒子龍先生跟了金牙大狀清洪學師,不過大律師bar list中找不到他的名字.

    回覆(2019/7/4 12:57:29)

  • 訪客:孤兒樂園好聽吖      2019/7/4 12:20:18    

    如果林黛没有仰藥自殺,唔知佢會邊個 hang out 多呢? 同老公老夫老妻,得閒會唔會上電視台唱歌?慰藉老歌迷的小心靈?

    回覆(2019/7/4 12:20:18)

  • 訪客:linda      2019/7/4 11:49:14    

    林黛的歌曲《孤儿乐园》在网络爆红

    回覆(2019/7/4 11:49:14)

  • 訪客:丁皓不能改變命運的可能性      2019/7/3 13:59:13    

    丁皓給前夫,男友楊先生及兩位男友人留了四封遺書。我雖然只是睇了她幾部戲,但也確是很想知道那些遺書内容。如果丁皓不是身在美國… 或者待在香港,或有可能自殺不遂吧… 或者命運弄人,但…或許…也可坦然面對,事情或者大有不同。家燕媽媽是一個很好嘅 version 大家同意嗎? Anyone?

    回覆(2019/7/3 13:59:13)

  • 訪客:丁皓不能變命運的可能性      2019/7/3 13:51:58    

    她去世前分別給前夫,男友楊先生及兩位男友人留了四封遺書。我雖然只是睇她幾部戲,但確是很想知道遺書内容。如果丁皓不是身在美國,無人無物… 或者待在香港,或有可能自殺不遂吧… 或者命運弄人,也坦然面對,事情或者大有不同。薛家燕是一個 better version 大家同意嗎?

    回覆(2019/7/3 13:51:58)

  • 訪客:最值得大家尊重的香港藝人係Alan Tam       2019/7/3 13:23:29    

    有名你叫譚校長 yeah 岑子杰 is so weird.. 香港和痔瘡係没有關係的

    回覆(2019/7/3 13:23:29)

  • 訪客:nippona      2019/7/3 13:06:16    

    被日本媒體喻為「最值得尊重的100個日本人」的插畫家清水裕子,為香港作了這張畫。

    July 1. 22 years ago in the pouring rain, I was there. Sending support and lots of positive energy to people of Hong Kong. 🇭🇰 ☔️   /YUKO SHIMIZU

    未提供相片說明。

    回覆(2019/7/3 13:06:16)

« 1 2 3 4 5 6 7 8 9 10 ... 616 617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