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little      2010/4/18 18:45:41    

    这段时间一直无法上网,手机也打不开这个网站,把我弄得心里痒死了,总记挂着。今天一看,啊,好热闹了。先不说了,迫不及待再“寻宝”,过一把“读”瘾……

    回覆(2010/4/18 18:45:41)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0/4/18 10:08:34    

    今天早上一爬上来真是看是我哈哈大笑。小宇先生啊,我们这一辈怎么你们了啦,你们之前把我们低估成什么了啦?哈哈哈哈。有一则笑话我真的很怀疑是贵代高手写来讽刺我们的更换职业之相对自由:初从文,三年不中;遂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后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大清早吊吊嗓子,这种问题我想我们完全不必继续讨论,要不然说起来怪累的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正就跟大您二十年的前辈们看您这一辈的想法估计是一个结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喽,一不小心给您发现新中国社会有一个百分百的土包子居然会喜欢沙华谷葛 and this is a fact. ^_^ 其实有时候人的一生不一定会碰到什么样的人然后就会有些什么样的影响。就好比如果您不是开了这个网站,那么有些东西我就是想听想看想知道,也没地方寻的,找不到的话自然就会放弃。我可不是那种坚韧不拔的人。梅兰芳讲“不疯魔,不成活”,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是个嘻皮笑脸的人,所以注定成就不了他那种伟大。 昨天晚上后来搜了点Xavier Cugat,发现西波涅(Siboney)居然也是他的作品,更加喜欢。这曲子让我想起了《阮铃玉》那电影。我喜欢Maggie. 我今天很高兴,因为得知二十几号之后会有机会北上去江西。我想从上海返来,所以正在拼命arrange想在那边停留多一些时间,感觉就像早上不愿意起来时的赖床。 衷心祝贺您的书要在大陆发行!这样一来,您这里很快就会门庭若市,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当然,一定也会有气得七窍生烟的时候^_^。 星期天啦,Dim Sum时间啦,我要吃蟹粉烧麦……我要吃豉汁排骨……我要吃鸭脚扎……我要吃流沙包……我要吃上汤腐皮卷……我要吃浓汤皇帝菜…… Talk soon. 温妮,Apr.18,2010 @ SZ

    回覆(2010/4/18 18:39:11)

    廣東一句俗語「禾桿(蓋)珍珠」,千萬不能看低國內某些七八十後的公公婆婆,當年他们隨著沙華谷葛音樂翩翩起舞時,那些氣派,那些艷光,我们拍馬巴也追不上呢。Surprised a young woman like you would enjoy his music. Personally I find his arrangement very 華美 and lush.

  • 訪客:七十後      2010/4/18 8:24:46    

    一直都很喜歡黃敏華的悟,歌詞好、旋律好、唱功好,簡直是一流,百聽不厭。 只可惜在香港這個有點兒畸形的樂壇,唱得好不好不重要,只要外表加包裝。 一些所謂的天后,連最基本的運氣都不懂,呼吸聲之大,實在有點兒嚇人。 燦欄動人往事 就似輕風與浮雲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捉不到輕塵 如烈日耀遍天 又似虹光再現 光陰遠去 留不了半天 懷往日奉迎笑面 卻似聲音了無痕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得不到殷勤 如落日媚百千 又似晨光吐艷 光陰遠去 亦去 從今放棄 終於要逝去的光采 何必理會那繁華的不定 讓我舊夢 共那浮光消失去 聽不到冷語或稱讚 無掛慮 雄心壯志 不需理會逆境多少 人間有路向 任我闖天地 盡我薄力 盡我能 不計際遇 歡欣得回我方向

    回覆(2013/10/28 14:05:49)

    可惜她就是欠缺了「運氣」!

  • 訪客:fong      2010/4/17 22:02:10    

    終於在你的文章中提及到陳懿德了﹐ 我就奇怪你那麼多文章中竟未曾碰上這個名字﹐ 怎樣說 ESTHER CHAN 也算是那年代的一個活 ICON 嘛。真的很想知道她的近況怎樣。 不過奇怪的是﹐ 我竟然對黃敏華這個名字完全徹底地陌生﹐ 沒有一絲印象呢。

    回覆(2010/4/17 22:47:17)

    真意想不到竟有人在這網站等陳懿德出場,也不枉我花上那麽多心機時間了,同路人始終部會歸隊的。Thanks for telling me. You really make my day.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0/4/17 20:47:16    

    哈哈小宇先生,您的名字里面就有个“小”字,那可是一辈子都不会老的绝妙命名。记不住名字很正常的,除非是有过目不忘之本领的天才,一般的小年轻也会忘事的,我就经常在出门前会找不到钥匙啦手机啦等等。 深圳的宜家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北环大道8188号,应该是零八年四月开的业。记住了这日期是因为那一年的春节我想在那里买它的老鼠公仔当礼物,大约要定百多只,结果广州宜家不提供远程定购和发货,只好让朋友拿着大箱子现场去买然后发到深圳,那一次搞得我挺郁闷的。 还有就是我买过他家的书橱,觉得设计不错。已经是拿了最贵的款,依然不到半年放书的板子就变形了。 这边宜家的货品比香港的要略少一些,在那附近还有百安居(B&Q)、麦德隆(Metro)等购物场所,那是好大的一框购物区,说是叫“欧洲城”。 我的广东话不正宗,听就懂多一些。 现在我是没事就开着那个歌曲推介当背景音乐做事,感觉不错。今天听到 La Bell Dame Sans Regret时,直觉就是法国文,但看着名字里还有个regret的字眼,就让我想起了一句诗:“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这诗的作者名字叫张枣,前不久(三月八日)刚刚逝世于德国。 我下回去音像店也有事做了,我想找张 Xavier Cugat来听,这么老的东西估计这边一定很难找到的。香港这一点很让我佩服,找老东西经常会有意外的得著。 那首 Juliette the Spirit是不是在希区柯克(Alfred Hitchcock)的电影里有过的呀,听着怎么就觉得那么熟呀那么熟。 同一首歌的不同版本听下来感觉很过瘾,我也干过这样的事,比如那首著名的The Look of Love,我就找过不同的版本来听。Burt Bacharach那老头真的很棒。 国内有个网叫豆瓣,上面经常会有书的介绍。您的书的信息是这样的:《穿KENZO的女人》,作者: 邓小宇(钱玛莉),ISBN: 9789620429040 ,页数: 500多页,定价: HKD138.00,出版社: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装帧: 精裝,出版年: 2010年1月。5人在读;16人读过;45人想读。 早前那个版本也有,《穿KENZO的女人》,作者: 錢瑪莉,ISBN: 9789621700216,页数: 225,定价: HKD20.00,出版社: 博益,丛书: 博益城市筆記,装帧: 精装(签名盒装),出版年: 2010年2月。174人在读;145人读过;4190人想读。 我给那个介绍中的“500多页”笑了一下。讲这个是觉得有那么多人想读,足够起印了,您何不考虑在国内出版您的书。 All the best and maybe you would like to write in English. It's hard for you to type Chinese characters isn't it. 温妮,Apr.17,2010 @ SZ

    回覆(2010/4/17 23:04:17)

    舊中國社会較洋化一群大都曾愛聽沙華谷葛的音樂,不要低估七八十後那輩呀!Juliet of the Spirits 是費里尼Fellini 同名電影的主題配樂。吃羅宋餐的日子及穿Kenzo的女人都很可能快將在國內出簡體版,我也很期待呀。

  • 訪客:Winni      2010/4/16 21:00:46    

    哈哈哈哈,小宇先生,看到您这样表达您的感受,我第一反应就是个这,想笑。anyway,您能回复让我很高兴,我也想给E.B.White写信,可是他看不到,那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 不过那张碟的封面设计不太好看,而且里面其它的曲目有的让我觉得也是有些吵闹的,但在JAZZ发展到今天能够有这样的创作我觉得很是难能可贵,而且他很年轻,套用一句陈丹青说韩寒的话就是:伊拉(他们)在呼吸这个时代,阿拉(我们)在了解这个时代。 前段时间香港电影节,我有朋友专程拿了假期买好票子从上海跑到香港来看,席间问及他对香港的感觉,他的看法很是有点意思。他说,如果用一个盒子子里装的东西来形容香港和大陆,那么大陆的这个盒子里装的东西是杂乱无章的,而香港这个盒子里装的东西是秩序整齐。但是,杂乱无章中的个体,其实是会有多些空间的。 那个星期里他也是秩序整齐地差不多有时一天要赶三场电影,把我听得都累死了。 记得您也曾经比较过这两个城市,说如果将来上海人家里都没有了鞋柜,那么还有点可能谈追赶。这个谈问题的切入点很绝妙,所以我印象颇深。 我现在的感觉是上海和香港这两个城市里面的人都很consociated,自豪、优越、深爱本城,我觉得上海其实现在也很想像当年的香港一样全面拥抱西方文化,但受限太多。而且两个城市的历史也决定了人性中的一些东西从而使得城市的发展也似命中注定般。上海是中国所有城市中我最喜欢的地方,我喜欢它的理由很简单:这是一个让人很愿意散步的城市。 曾经看到人家谈论媒体上的书评版面问题,有台湾作者说,台湾文化界很可悲的一点是,媒体几乎没有书评版面。他说他几年前看到新京报和南方都市报的书评版,感动得快掉泪,台湾报纸现在只有中国时报还维持一个周日“开卷”版,但是版面缩水的可怜。于是有上海的编辑跟住comment说,如果新京报和南都可以落泪,那么建议看看《东方早报·上海书评》,那大概要痛哭了。 一个不读书的城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扯远了,我可不想被您的funs口诛笔伐加腹诽,打住打住。 By the way,您那些文章下面的相关推介真是太棒了,虽然有些链接被“墙”掉了,但我仍然是满足得兴高彩烈。还有您推荐的那些歌,都可以听的,有的甚至都可以听到针头划过轨道的滋拉滋拉声,比如那个I'm getting 三屉馒头 over you. 上回刚刚说了下天气,这两天就很是冷嗖嗖,我决定以后都不说它了。今天给您讲个笑话吧,希望您笑口常开。 许久以前有个认为我英文很好的人问我,宜家的英文怎么说啊,我飞快地答道:NOW! 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周末。 温妮,Apr.16,2010 @ SZ

    回覆(2010/4/17 14:26:27)

    宜家? 你是講廣東話的? 深圳有宜家嗎? 我知廣州有。仍記得以前一天趕幾場電影的日子,現已再沒有那樣的精力和勁道,多是留在家看DVD。昨天經過唱片店,卻一時間記起你介绍那位樂手Christian Scott的名字,唉,確是要認老了。

  • 訪客:小凡      2010/4/14 17:26:50    

    雖然我不認識姚莉這個名作﹐ 但看她的照片﹐ 那颯氣質那股自信﹐ 比好多當前的年青人都比下去了﹐ 可想而知姚女士年輕時候的風采會是多麼的不凡了。

    回覆(2010/4/14 19:43:32)

    下次《歌曲推介》更新,会揀一首姚莉的。

  • 訪客:elizabethwyh@gmail.com      2010/4/14 2:54:37    

    哈, 笑你字誤,我的電郵也多打了一個v字呢

    回覆(2010/4/14 2:54:36)

  • 訪客:elizabvethwyh@gmail.com      2010/4/14 2:51:10    

    小宇先生: 剛剛看到你(2010-2-24 14:28:20)回覆的留言,表示希望有人代寫(打字) 你對《穿KENZO的女人》一些配角的意見. 作為錢瑪莉的仰慕者,相信這也是一眾讀者們很想知道的. 如果我以一個讀者的角色訪問你, 再放到這個網站上, 你說好嗎? 可電郵詳談. 另,該留言中有字誤‘至來’一詞…

    回覆(2010/4/14 19:53:18)

    謝謝你自願做寫手,不過總有點自編自導的尷尬,還是等多一陣子再看吧。市面也有不少提到《穿Kenzo的女人》的文章,可惜大都是客套的推介,唯一林奕華在《信報》寫的那篇有很獨特的分析,值得細閱,全文可在 www.greenreadings.com 找到。

  • 訪客:Winni      2010/4/13 22:55:59    

    Sorry啊小宇先生,我是不是太罗嗦了,真是不好意思,早上我还把日期写错了。我喜欢叫您小宇先生而不喜欢叫您邓先生,觉得有些不敬,希望您能容忍。 您知道吗?上次看那本《吃罗宋餐的日子》时,我把您提到的一些电影记在小本上,然后跑到碟片店去搜,居然找到了不少,比如《祖与占》,比如《blow up》,比如《花月断肠时》什么的,当然是盗版的哦。其实在我的生活中,盗版碟是我能够一窥世界文化之凤毛麟角的最好载体,所以要让我来反对盗版,我真的是不高兴的,我不知道五十年后的中国会怎样,但我觉得至少在我最有精力的年代,这个现状是很难改变的。 现在您又开了这样一个网站,对我来说真是读得很解渴。也许说中国现在是香港那个年代的正在进行时有些不妥,但许多东西确实是在看了您的文章后再想想当下,会领悟到许多的。我看过一些关于《穿KENZO的女人》的评论,有人说“代表了大部分香港文人内心深处可笑的自觉相对大陆人的优越感”,有人则说“但这本书能给钱玛丽一族的爱情观好好地上一课。”在我看来,如果说追求精致生活因了个人的经历、条件、情趣等限制而有所不同的话,那么对作品的解读亦如此,即所谓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吧。 浸淫在您这些“故纸堆”里东张西望,也让我想起了《走向共和》里面李鸿章在有人(好像是康有为)问他问题的时候所讲的话: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 我发现在留言版上点最上面的网站名称不会回到主页而是关闭了页面,我想这也许是设计上的一点小毛病。 刚才我看了四篇人物篇里的文章,狄娜的那篇里说安子介的丧礼,我查了一下没有看到相关资料,所以就在这里贸然提及一下,那里说到规格的时候,至高规格的那个名字,也许应该是“民”字? 我想听听您对这网站的名字“站、借、问”会如何诠释。我搜索了一下,看到的是这样的:我的网站叫“邓小宇的站借问”,那本来是一本书的名字,书我没有感觉,但是这几个字一直留在我脑海里。生命是一次旅行,那么就暂时停下来望一眼再赶路吧。 我是有些明白但又不完全明白的。 都是我在说您在听,我也给您推荐我喜欢玩的地方吧,有一个网站叫乌布网(ubu),上面有很多平时找不到的希奇古怪东西,主要是电影资料,让我觉得大开眼界。最近我在听一个叫Christian Scott的碟,叫《Yesterday You Said Tomorrow》,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叫《Isadora》。 时间不早了,下趟再给您写。祝您身体健康。 温妮,Apr.13,2010 @ SZ.

    回覆(2010/4/14 19:59:22)

    謝謝你給我們的推介,「分享」實在是很美妙和很有意義,希望此站其他訪客也会找來看看聽聽,下次到唱片店一定試找你提到的那位歌手。

  • 訪客:Winni      2010/4/13 12:27:02    

    邓小宇先生见信如面,冒昧给您写信,心下很是惴惴。我叫温妮,就讲讲是怎么会来到这网站的吧。 我来自中国大陆,可以说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三年前来深圳后才开始知多些香港。我不会打繁体中文,但阅读就没什么问题,希望您也可以看懂简体中文。 早前先是买过本觉得有些希奇古怪的《号外》杂志,然后温弗莱德黎小姐的那本《时装时刻》,接下来是《吃罗宋餐的日子》,到这本《穿KENZO的女人》。我是在您的前一本书里看到些KENZO女人片断才买下这本书,之前如果有出版宣传什么的,我都没有看到呢。至于当年publish的时候,那更是……呵呵。 那天在三联,看到白白的巨书很想买一本,却发现上面都打着“样本”。那个包装在蓝盒子里的,我根本都发现不了呢。后来是问了店员才知道的。迫不及待地看完了,正好身边有香港朋友可以帮我解释我看不懂的香港句子,觉得很过瘾。也许在当年,您这样的写法会被算做刻薄,但放眼当下,恶毒言语比比皆是,您可以“欣慰”了啦。^_^ 不过我看书都是不看序跋直奔主题,好看的,就会再关注多些细节,一般般的,看完就扔一边去了。说这个是因为我在香港的时候没有发现您在书底介绍这个网站,然后今天早上打进地址的时候很担心会被屏蔽,我们的说法是,“会被墙”。阿弥陀佛,皮毛皆存,“泥沙俱在”,(^_^)以后在网上又多了个好玩的去处。您一定不要写“反动”言论啊,要不大家都没得玩,中国大陆人这么多,keep住这里让大家读多些香港,好事情呢。^_^ 签名吓死我一跳,(中国现在好多奇怪的语文,跟香港一样一样的。这个就是吓我一跳的意思)是我的朋友发现的。吓的原因,第一,我怎么会找到作者去签名。第二,那名字她第一眼以为是中国第三代领袖。(好多人咋一看都这么认为的)。 每个人都会有理想,我以前的理想一直是想在七十岁的时候写出我的第一本书,会是一本小说。现在加上了个注脚,如果写书,一会找黄沛盈做美编。书的整体格局漂亮,我最喜欢的是插图。标题上上落落倒也新颖,不过在标题旁边放置的season1,2,3,4什么的我就觉得不太好看,有点像吃紧苹果的时候咬住条虫。 我是昨天夜里回来的,那个时候就觉得,这外面的天气,宛若一下子就进入了盛夏。 All the best wishes for you. 温妮,12 Apr. 2010. sz.

    回覆(2010/4/13 19:41:19)

    你留言的長度應該破了目前的紀錄,很多謝呀。更感謝你的提點,我会小心,希望国家能容得下這網站,更希望有多些国內朋友能流覧。

  • 訪客:sharondawn      2010/4/8 23:16:37    

    很興奮看到您最近更新寫過關於葛蘭的文章,我是八十后,很慚愧,其實認識葛蘭這個名字是因為看了焦媛重新演繹葛蘭的《野玫瑰之戀》舞台劇,然後發現裏面的歌曲都是無比精彩。以往很多巨星都被時間吞噬了,沒有繼續出唱片也沒有被推廣,謝謝你的文字讓我了解到更多。看完你更新的文章之後也會習慣繼續開著你推介的歌曲作為背景音樂,全部都很喜歡呢! p.s. 我在內地,前幾天發現您的網站上不了,以為被和諧了,驚恐了一下,後來發現又能上了:)

    回覆(2010/4/9 11:24:01)

    有時網絡公可給黑客入侵,可能要停一段時間復修,如超過+二小時以上,本站的工程/設計師會轉用backup server,但內容未必是最新最齊全的。很高興得知你有聽我選的歌,這世上好歌實在太多了,不過有時聽聽他人的選擇,或許有意外的得著。

« 1 2 ... 582 583 584 585 586 587 588 589 590 ... 602 603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