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little      2010/2/18 22:30:15    

    看了《誰知道我們我們是否真的愛著》,想起有人說,每年的情人節,她們辦公室的女孩會暗地比較哪個女孩收到的花比較昂貴,花也變成一種“曬”的重要工具,不知送花者心裏會不會覺得無語。哈哈,我以為只是我一個人會認為“叫什麼「妍」或「花嫁」之類的花店”的「炒雜錦」沒有美感,它常常令我想起舊時代新娘頭上的滿天星和紅紅的兩頰,化妝化得不好看的那種。原諒我太庸俗,我覺得情人節送一大束花真是太浪費銀子,誰都知道那天的花貴,不一定非要對方做這樣不符合經濟利益的事情才算是表達了愛意,正如“在我心目中愛情應該是當事人兩者之間很私人的一個領域”,真正送情人的花,一朵花,就已經很美麗。用來“曬”的花,不是愛。

    回覆(2010/2/18 22:30:15)

  • 訪客:曾凡      2010/2/15 23:18:56    

    小宇,上年收到你的書後,是真心的感到高興,內容雖然大部分都看過(有些還是我負責修改,例如“榮文蔚和莫文蔚一字之錯”一文,那個編輯便是我,這次再看這文依然感到面紅耳赤),但亦絕對值得一看再看,但竟也看了3個月,把書帶著去了日本/曼谷/廣州/北京/香港,才最終在上年尾才真正讀完,而書,亦變殘舊了。一直都想給你搖個電話,或發封電郵,問候你一下,和你談談近況,可惜為生活奔波也挺勞累,至今天年初二,有空在家處理電腦的一些文件,才想到bookmark了你的網站,也是時候給你發一封道謝信了!我對香港的感情,自離開回中國工作才爆發得淋漓盡致,陳寧最初打死也不相信我這地道香港仔會捨得離開,事實,我一點也不捨得,我沒有Bono所說因為愛一個地方才離開那個地方那麼浪漫,我是屬於愛就死攬不放的人,而在中國飄浮的這段日子,我是多麼的渴望著終於有天能夠回來,就算一萬人說香港傳媒玩完,一萬人告訴我回來根本找不到工作,我卻由始至終都相信我只是暫時離開,終有日歸來的。但願,不會如潘迪華所說,當年留居香港也以為自己只時暫寄居北角一樣!希望終於有天我會在何文田一帶再與你談天。

    回覆(2010/2/16 8:39:51)

    真的很高興收到你的消息。新的經歷,踏進新的領域,很多時會因而更加了解自己,會更清自己應追尋什麼,放棄什麼,或許你已找到新方向了。很多時和文化圈中友人聊,你的名字總會走出來,顯然香港的文化界一直都沒當你離開過,你始終是這城的。

  • 訪客:Stephanie Law      2010/2/15 18:50:02    

    鄧先生,您好。先在此祝你新一年事事順境。 中一時代,有一次到同學家玩,在書架上找到了《穿Kenzo的女人》,老實說,當時只覺是一本挺有趣的小說;十多年過去了,我已到了錢瑪利的年紀 (甚或已過了),這才看出個興頭來。謝謝你,我想我這生也過不到錢瑪利的生活,但在小說內,可以幻想自己是她。 瀏覽鄧先生您的網頁,現在我被正播放的一首歌迷住了,請問第一首歌的名字是甚麼﹖ :) 再一次謝謝你。

    回覆(2010/2/16 8:21:41)

    是法國歌手Georges Brassens 《Je Me Suis Fait Tout Petit》,好些法國雜錦CD都有收錄此曲。和你一樣,錢瑪莉過的生活,大部份也只是在我的幻想中而已。

  • 訪客:Derick      2010/2/14 2:36:58    

    Hung Hei Fat Choi. Wish you have a prosperous year of Tiger

    回覆(2010/2/14 9:39:33)

    多謝你帶來應節氣氛,我也祝願大家新年進步,日子過得愉快。因為server公司新春放假,沒有它們的配合,原本定在每月一號及十六號更新的「更新提示/通告」頁在這期要順延幾天才發放了。明天15号明報的世紀版會刋登我一篇有關情人節所引發的一些反思,編輯替我改的題目叫:《誰知道我們是否真的愛著?》,我雖然知道內容,仍很期待看看它的版面設計呢。另三聯書店通知《穿Kenzo的女人》一部份包裝好的書已抵港,但為了想所有已預訂的書店都有得發售,唯有等全數的書到港才一次過在新春假期後推出,因為今次的包裝設計較特別,確需多些時間和人手,而我兩個弟弟見到亦盛讚不已,我也無話可說只能抱歉之前在更新/通告頁發放的出版日期不準確了。

  • 訪客:little      2010/2/11 1:08:56    

    天呀,我太驚訝了,充斥著我整個童年音樂回憶的,我媽媽最常哼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竟然,竟然,竟然也會在這裏找到。我還以為你會認為這樣的歌詞俗氣。哎呀,不知道你是否也會聽聲聲嘆。

    回覆(2010/2/11 19:14:58)

    蔡琴處理這首老歌不落俗套,還帶點爵士風味,值得聆聽。

  • 訪客:Little      2010/2/10 22:37:21    

    never let me go.光是書名,和那雙眼睛,已經讓人很感動。

    回覆(2010/2/10 22:37:21)

  • 訪客:passerby c      2010/2/7 16:50:18    

    一邊聽著 send her back﹐一邊再次細讀這篇文章。當年去 concert 時候年輕柴娃娃﹐現在邊看文章邊回想﹐對當時的氣氛歌曲﹐歌手樂隊的回味感覺比那個時候更強﹐仿彿還聞到大專會堂內那股味道了。可能像我們這個年紀當時到過這個 concert 的朋友們大部份現在上網都是看看新聞收收 email﹐沒現在新世代年青人在網上搜索來得精靈﹐可能他們都很想找你的網站﹐但不知道從何搜起。都要機緣巧合吧。謝謝你﹐鄧生﹐號外當年提供我們生活質素的信仰﹐你今時今日帶給我們對那些執著的肯定﹐前後相隔了30年﹐就像是昨晚才參與過的一場演唱會﹐感覺現在還帶著昨夜的宿醉未醒﹗

    回覆(2013/10/26 13:27:53)

    最近有幾次見到Teddy Robin,別來無樣,still young at heart. i am sure you are also.

  • 訪客:passerby c      2010/2/6 18:32:41    

    鄧生真的利害﹐ 竟然 lotus 的 i'll be waiting, teddy robin 和 anders nelson 的黃金回憶都找回來了。 那個 concert 我也買票去了。能夠說甚麼? 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了﹗

    回覆(2010/2/7 10:06:22)

    當年大專會堂千多名觀眾起碼有一位在三+年後上到這網,看到這篇文章,實在太奇妙了,謝謝你告訴我;原來一切的心機努力真的是有其價值和意義。

  • 訪客:Little      2010/2/6 16:43:25    

    女人就是女人專欄內,B-11毒,1984,“ 毒女人都是積極的﹐她們是勁道十足的行動者。”我曾以為過去的女人都相夫教子逆來順受,原來20多年後的現在的女性這樣有點可愛的逆反心理和行動,是以前那個年代就傳承了下來的。“毒女人”,更像不服氣而鬧別扭,如果用心哄一哄,會不會容易溫順下來不再“造毒作惡”?你把女人寫得趣味橫生,各類女性都在你筆下變得生動可愛。

    回覆(2010/2/6 16:43:25)

  • 訪客:mui      2010/2/6 3:17:26    

    小宇先生: 很喜歡你的文章, 但細看之下發現了不少錯別字, 影響了可讀性, 實在可惜。 暫舉"私人感覺"一欄中別字如下: 97年11月《不野生動物園》首句"逼類新聞" 98年1月《人道養雞》二段首句"乃自然生態象" 00年2月《生她的活》和《獨身生活》Guilty Pleasure一段中《Perfect Love》女主角應為木村佳乃, 段尾又一句"卡上好強勁" 01年2月《人狗情 — 球叔與二妹》尾三段"為麼﹖", "公共交通具" 希望你能多點留意。 另, 很高興《穿Kenzo的女人》再次結集成書。也許有點可悲的是, 香港比三十年前更需要你那俏麗的文字。

    回覆(2010/2/6 12:53:38)

    那麽多錯漏真不好意思,粗心大意是我的一大缺點,希望今後能儘量克服。

  • 訪客:Little      2010/2/4 19:56:25    

    今時今日也好多1984的“毒女人”。仿佛這裏所寫的一切都不會過時。

    回覆(2010/2/5 23:15:53)

    1984? 毒女人? 你是指此網站內一篇文章?我怎聯想不起是那篇。

  • 訪客:ky k      2010/2/4 10:14:36    

    今天才發現﹐ 傲慢與偏見和女人就是女人兩個 series 裡面的文章正在不知不覺中添加。好幾天沒打開﹐ 今天打開傲慢與偏見又多了兩篇﹐ 意外驚喜﹗

    回覆(2010/2/4 10:14:36)

« 1 2 ... 573 574 575 576 577 578 579 580 581 ... 586 587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