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jo      2010/4/22 23:17:09    

    For people born under Water Signs, we have no choice but born-to-be extra sentimental then others. Wong Faye's part touched me a lot, esp. towards the end of the movie regarding "the definition of Love". Came across with your photo again when reading MPW's 趙良駿 article the other day. Nice shot.

    回覆(2010/4/23 12:16:46)

    i bought this week's MPW and the article and photo not there. if you still have that issue, can you cut the piece or xerox it and send to me c/o 曹民偉, City Magazine 9/F, Aung Fu Ind. Bldg., 1067 King's Road, Quarry Bay. Thanks.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0/4/22 18:35:00    

    剛看了黃筑筠一文我也起了這個疑問,原來已經有朋友比我先舉手發問了。

    回覆(2010/4/22 18:34:59)

  • 訪客:孝文      2010/4/22 15:02:12    

    最後黃筑筠有沒有回流了?她又有沒有在溫哥華嫁個唐人街僑領(笑)?近年很有些聲音說董慕節批命,尤其是有關人的將來其實沒有傳說中準確,所以有此一問。

    回覆(2010/4/22 17:45:10)

    she has paid visits but not come back for good. yes she's still single. life is never perfect. we should be grateful for what little we have. understand she hosted a radio show in vancouver called 筑筠早晨 years ago. wonder if it's still on or if she still sees 亦舒 over there

  • 訪客:黃詠詩      2010/4/22 5:49:25    

    鄧先生你好, 我是黃詠詩, 今天在劇協頒獎台上見到你, 你提及喜歡我的創作《香港式離婚》, 我又感激又驚訝, 你說是我粉絲, 我也是你的粉絲, 那, 就讓我們繼續「互粉」下去罷;不知如何聯絡你, 在網路上找到這網址, 就在這裡留個印。謝謝你喜歡。我。的創作。

    回覆(2010/4/22 17:39:36)

    感谢你在清晨五六點留言,創作人可真是以夜當日的啊!很少有機会在台上,所以儘量說多些心底話而是一般頒獎台上的chit-chat。你披麻戴孝那次已很精采,《香港式離婚》更充滿了香港「當下」的感覺,少處令人会心微笑,或会心感慨,really good work! haven't seen your latest solo. hope it still runs.

  • 訪客:jo      2010/4/21 23:25:22    

    Did you ever dislike a movie/ book/ song the very 1st time you encounter with it? But fell in love deeply after a period of time? I got one and that was the movie 天下無雙. Btw, I'd voted for book no. 11 just now.

    回覆(2010/4/21 23:58:47)

    i remember parts of it rather good. wong fay's bit supposed to be very moving. i guess you must be quite sentimental. but aren't we all?

  • 訪客:little      2010/4/21 22:04:22    

    呜呜,是不是没香港身份证投不了票啊?

    回覆(2010/4/21 22:04:21)

  • 訪客:阿茂      2010/4/21 17:07:28    

    溜過去書獎選舉那邊看了看﹐ 有點搞糊塗了﹕ 怎麼朱自清的背影也包括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首次在香港或非本地中文出版之書籍” 行列之中﹖

    回覆(2013/10/28 14:01:38)

    這個書獎確實有點怪,村上春樹張愛玲也來爭一份,但入選的必然是有一定水準的書就是了。

  • 訪客:店小二      2010/4/20 11:19:03    

    恭喜你鄧先生,原來你那本「吃羅宋餐的日子」獲提名今屆香港書獎,我一定會投你一票呀!大家也快來投票,書獎網址可在連結推薦頁找到,誠心希望你能獲獎。

    回覆(2013/10/28 14:03:06)

    雖然最終沒有獲獎,有提名也是開心的。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0/4/18 22:11:40    

    唉呀呀小宇先生!自打我来这里玩,一直都搜肠刮肚地凑些文绉绉的词句是想把自己装成个五六十年代的老派人士,没想到一个不小心……^_^ 是啊,那个年代的华美和lush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着一种低调的潇洒,那感觉也许就如您在小说里说看到某男用的手机不是最新最先进的款式,心下有些释然。现在好多人好多东西都是着力过度,搞得成个人cyber look倒也罢了,有些文学艺术领域的跨界之举真的让人很是不敢恭维呢。 对了,有个问题一直忘记问您,您在网站上还有《吃罗宋餐的日子》扉页都写了一句“Life is a holiday”,可是喜欢蝎子乐队(Scorpions)的那首《Holiday》?那首歌的主句我每次听了都会觉得很感动,总想着如果我是男人,定会对着心爱的女人经常这样吼吼的,如果她不感动,我就不要她。 不知道您的书在出版简体version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个要考虑到读者看不看得懂的问题。对此我个人的建议是保持原汁原味。这就好比吃菜,如果因为对方是一个广东人而在他要吃的四川菜里加些糖,那结果只能是两头不讨好,我觉得您的作品最大的魅力就在于那股子透着纯粹劲的派头。 设计就不说了,纸质尤其要小心,不能仅凭效果图定夺。而那些国内书籍现在流行的腰封、书签什么的,能免就免吧,一条缎带就蛮好。实在免不了的话就从了吧,毕竟也得为出版社考虑下市场腔调。至于作者照片,To put or not to put, that is NOT the question.^_^ 人生的舞台上,每个人都是戏子。且不管褪下华丽衣衫后的那个人是著锦缎还是食泡面,做出来的戏总是要好看才行,对不? 谨祝书籍在国内大卖。我是定少不了都要搜罗回来比较两个版本的差别然后在这里调侃调侃的。呵呵。 温妮,Apr.18,2010 @ SZ

    回覆(2010/4/18 22:11:40)

  • 訪客:little      2010/4/18 18:45:41    

    这段时间一直无法上网,手机也打不开这个网站,把我弄得心里痒死了,总记挂着。今天一看,啊,好热闹了。先不说了,迫不及待再“寻宝”,过一把“读”瘾……

    回覆(2010/4/18 18:45:41)

  • 訪客:訪客暱稱或姓名/I.D.      2010/4/18 10:08:34    

    今天早上一爬上来真是看是我哈哈大笑。小宇先生啊,我们这一辈怎么你们了啦,你们之前把我们低估成什么了啦?哈哈哈哈。有一则笑话我真的很怀疑是贵代高手写来讽刺我们的更换职业之相对自由:初从文,三年不中;遂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后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大清早吊吊嗓子,这种问题我想我们完全不必继续讨论,要不然说起来怪累的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正就跟大您二十年的前辈们看您这一辈的想法估计是一个结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喽,一不小心给您发现新中国社会有一个百分百的土包子居然会喜欢沙华谷葛 and this is a fact. ^_^ 其实有时候人的一生不一定会碰到什么样的人然后就会有些什么样的影响。就好比如果您不是开了这个网站,那么有些东西我就是想听想看想知道,也没地方寻的,找不到的话自然就会放弃。我可不是那种坚韧不拔的人。梅兰芳讲“不疯魔,不成活”,我想我可能一辈子都是个嘻皮笑脸的人,所以注定成就不了他那种伟大。 昨天晚上后来搜了点Xavier Cugat,发现西波涅(Siboney)居然也是他的作品,更加喜欢。这曲子让我想起了《阮铃玉》那电影。我喜欢Maggie. 我今天很高兴,因为得知二十几号之后会有机会北上去江西。我想从上海返来,所以正在拼命arrange想在那边停留多一些时间,感觉就像早上不愿意起来时的赖床。 衷心祝贺您的书要在大陆发行!这样一来,您这里很快就会门庭若市,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当然,一定也会有气得七窍生烟的时候^_^。 星期天啦,Dim Sum时间啦,我要吃蟹粉烧麦……我要吃豉汁排骨……我要吃鸭脚扎……我要吃流沙包……我要吃上汤腐皮卷……我要吃浓汤皇帝菜…… Talk soon. 温妮,Apr.18,2010 @ SZ

    回覆(2010/4/18 18:39:11)

    廣東一句俗語「禾桿(蓋)珍珠」,千萬不能看低國內某些七八十後的公公婆婆,當年他们隨著沙華谷葛音樂翩翩起舞時,那些氣派,那些艷光,我们拍馬巴也追不上呢。Surprised a young woman like you would enjoy his music. Personally I find his arrangement very 華美 and lush.

  • 訪客:七十後      2010/4/18 8:24:46    

    一直都很喜歡黃敏華的悟,歌詞好、旋律好、唱功好,簡直是一流,百聽不厭。 只可惜在香港這個有點兒畸形的樂壇,唱得好不好不重要,只要外表加包裝。 一些所謂的天后,連最基本的運氣都不懂,呼吸聲之大,實在有點兒嚇人。 燦欄動人往事 就似輕風與浮雲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捉不到輕塵 如烈日耀遍天 又似虹光再現 光陰遠去 留不了半天 懷往日奉迎笑面 卻似聲音了無痕 無奈頓消散去 頓消散 得不到殷勤 如落日媚百千 又似晨光吐艷 光陰遠去 亦去 從今放棄 終於要逝去的光采 何必理會那繁華的不定 讓我舊夢 共那浮光消失去 聽不到冷語或稱讚 無掛慮 雄心壯志 不需理會逆境多少 人間有路向 任我闖天地 盡我薄力 盡我能 不計際遇 歡欣得回我方向

    回覆(2013/10/28 14:05:49)

    可惜她就是欠缺了「運氣」!

« 1 2 ... 544 545 546 547 548 549 550 551 552 ... 565 566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