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poon      2010/8/31 16:20:40    

    看播音王子想起小時候老是分不清 “駱恭” 和 “李鵬飛” 兩位演員。就單看片頭一小段﹐ 已經豐富了我兒時回憶﹐ 片中出現的香港街景 (應該是九龍塘)﹐ 馬路中的安全島指示燈﹐ 單層拉閘巴士﹐ 原子粒收音機 (多趣怪的名字﹐真系唔知比佢嚇死﹐ 知道比佢笑死)﹐ Pan Am 四方形書等等﹐ 意外的懷舊﹗

    回覆(2010/8/31 22:51:59)

    剛放上jukebox第廿一至三十首很多都是Pan Am。方形書包那個年代的舊歌,是最適合的配樂,Ventures 那首Slaughter on 10th Avenue,我聽了也感到一陣神傷。下次Telstar要上了

  • 訪客:winni      2010/8/30 17:20:31    

    说实话这事情我都想得头大。我不想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辩论了。今天跟人吃饭人家还又说我大陆思维的问题呢。南来之后思维碰撞蛮多,我一直在思考。出语不当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就是不想再继续有风波出来。指的是前辈在facebook上说还要继续回复的事情。 有些想法不代表我一辈子都会这么想。最近可能离政权太近,脑子有些僵掉了。 也不会再来就这样的事情“麻烦”地公开留言了。有事情我会给您写信。好玩的事情多着呢。亦多谢孝文兄垂注。

    回覆(2010/8/30 18:02:52)

    我央求陸離澄清葉輝那篇文章的指摘,因為我覺得那篇文章用心有問題,他不是懷著誠意去切磋,是國內很愛用的四個字:別有用心。而誠意正是陸離退隱多年,本地文化界依然沒有把她遺忘的原因。我也忍不住寫多了,希望不需要再多寫了。

  • 訪客:孝文      2010/8/30 17:13:02    

    鄧先生,我的留言似乎讓你尷尬了,對不起,再也不會就該事件在此留言了。況且,剛讀了李碧華在〈「幸福」 〉一文中,寫「本期《壹週刊》訪問陸離。她十年沒公開發表文章,最近指正梁文道下筆粗疏錯漏的三千字,引起各界關注。而梁的回應亦誠懇得體,此事告一段落。」我的反應,借用你的話,也只能是"speechless"。 本來以為很多人心裡會跟我有同樣看法,因為那是不用天才也可以看出的花招,只是我是笨人所以出口而已。似乎原來並不。

    回覆(2010/8/30 17:49:18)

    her column in apple? will buy and read and be ready to get upset.

  • 訪客:Peter      2010/8/30 16:56:25    

    哈, 見你們談 陸離 談得那麽熱鬧, 也來湊湊高興 今天讀到 邁克 在蘋果 寫當年 在星島日報 的 七好集 (好 即 女子 ) Quote it as follows, as it is quite interesting: .... 才找出七四年春創欄時的名單:小思、尹懷文、亦舒、杜良媞、柴娃娃、陸離、圓圓。 七五年秋陸離不寫,換了以秦楚作筆名的李默,七六年二月蔣芸頂替圓圓 ...

    回覆(2010/8/30 17:47:05)

    thanks for bringing back the "irrelevant" mood of this website with your irrelevant anecdote. did you enjoy the 《Barbarella》clip i posted in the movie page here a couple of days ago?

  • 訪客:孝文      2010/8/30 15:46:17    

    首先,希望鄧先生不介意我在他之前留言,畢竟他才是這派對的主人(我常覺得在網站上留連及留言與人交流,感覺就像參加派對)。 這段時間比較忙,沒有時間翻閱龍應台的著作再思考,因此先不回應了。要聲明這點,因為不想其他人誤會我同意溫妮的觀點。 對於溫妮的留言,有三點實在不敢苟同: 1.「说陆梁二人文章任何一个是诚恳的、尊重的都是虚伪」我在留言中清楚分析了,為甚麼我覺得梁文道貌似誠懇的文章其實並不,鄧先生也反覆說過他的意見。如果其他人認為陸離也犯了同樣的毛病,請舉例說明。 2.「鸡蛋好吃并不等于下蛋的母鸡就好」,我基本同意。但現在的問題是,這隻母雞所造成的錯誤,會造成深遠影響。母雞不好,是個人問題;因為母雞的影響力而讓錯誤傳開去,又是另一個問題。這一點,已說了很多遍,這是最後一次。 3.「(香港)好多人似乎是集合了东西方的缺点」對不起,基於對香港的熱愛,實在強烈地不能同意你的說法。與任何民族一樣,香港人當中有諸多缺點,如沒品味、粗魯、「爛撻撻」,但這只是其中一面,同時我們當中也人尊重言論自由,重理性思考。因此,不能一刀切說香港人「集合了东西方的缺点」,而且我也不知缺點如何劃分東西方。事實上,在過去一個星期中,從網上有關菲律賓挾持人質的新聞中,我充分體會到人性的光輝,讓我再次為香港人的身份而自傲。況且,我也看不到較少受西方影響的國家,在今天「走向(了)大成」。 最後,我想強調,理性的批評文章,理性的討論,並不一定要「夹枪带棒」。這不是古惑仔講數,我們不是在「開片」。我一直不存攻擊任何人之心,也絕對無義爭做「胜利者」,只想平和的表達自己的看法。事實上,我對於在鄧先生的空間大篇幅發表自己意見,是非常抱歉的,因為在別人的派對,與其他來賓爭論,會令主人尷尬,這非我所願。只是實在不吐不快,還請見諒。

    回覆(2010/8/30 15:46:17)

  • 訪客:Sandy      2010/8/30 14:29:53    

    My stylish handwriting? Sure you're just joking! I will post my contact tonite at around 11pm. thx in advance for sending me the articles.

    回覆(2010/8/30 16:15:16)

    i will wait for your message around 11pm.

  • 訪客:winni      2010/8/30 13:16:41    

    这事情我没有立场也没有利益,我亦既不是陆离迷也不是梁文道粉。也不是邓小宇先生的“信徒”。文章转在国内豆瓣网及小众菜园论坛,在论坛上被置顶放置两天,相信一定已经有多些人了解了前辈的历史。从一篇文章就谈论为人,个人认为太以斑窥豹。 而且我一向认为行文和做人是鸡蛋和母鸡的关系。鸡蛋好吃并不等于下蛋的母鸡就好。 我上次留言想说明的是如果为了一个论点寻找论据,任何事情都可以引向很多不同的方面。说陆梁二人文章任何一个是诚恳的、尊重的都是虚伪。但这事情带出的道理是为文者要严谨一些。以影响力发出声音让大家思考,就已足够。其它的,大家招术差不多,大可适可而止。 我一直认为香港是个受西方文化影响较多的地方,若真是集了东西优点走向大成的话,香港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我看得越多,就觉得好多人似乎是集合了东西方的缺点。 前段时间有和先生谈到龙应台。针对她的“我们(台湾人)不在乎「大国倔起」,不在乎『经济增长』,也不在乎『血浓於水』,我们在乎你们文明的程度,对残疾人的态度,对弱势群体(台湾2,300人)的态度。”容我在此引用陈村先生的一段话来表达我的观点: “龙应台的演讲中推广了许多好理念。大陆人听听有好处。但也有些不着边际的话,书呆子说的。 台湾人也在乎自己的崛起(说得平和些,应该是奋起),也在乎经济增长,这在哪一国都这样的。那个弱势的领袖,当年是强势,无奈退到岛上,许多年中都说要反攻大陆,并真实地轰炸大陆。这个弱势之地,给中国带来无穷的麻烦(当然不是民众的错),中国至今还在付出昂贵的代价。日后的结局也未可知。要是国家不强盛,对这个血浓于水的地方只能割让他国,这个历史并不远。弱国不仅无外交,也无边防。 那种不在乎经济增长的话,在我听来有种饿死守节的意思。从来的百姓不会有这种意思,都是对政治有幻想的人弄出来忽悠人的。否则,一代代的封建统治,哪有什么国土,哪有人民了?龙应台先要将这些话跟台湾朋友说通,跟德国朋友说通,跟现在的香港朋友说通,然后到大陆来推广。” 谈到龙应台先生是想借用其那句话:“请用文明说服我”。

    回覆(2010/8/30 16:13:36)

    很感謝你不嫌麻煩一再留言,說實的看完你的留言我是有著該不知如何反應之尷尬,或許"speechless"可以勉強形容我的感覺,我相信很多人都會認同你的看法(對我而言,龍應台之前那些文字我依然是似明非明,例如雞、蛋與梁、陸是怎樣的對比?),不過在我印象中你引述龍應台那番話好像只是她的個人感受,而不是如你所說代表「台灣人」。

  • 訪客:孝文       2010/8/29 22:45:58    

    其實我單看温妮的留言也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也找不到她所說的「早擺在網站的觀點」,只好就我所明白的、司馬遷的例子作回應了。 我的理解是,文本的作者,也同時是讀者,所以也可以對作品有自己的一套詮釋。但因為文本在發表之後,作者再沒有權力去控制在閱讀過程中衍生出來的意義,所以作者的詮釋,也不是最終的「真相」。 密切期待鄧先生對Andy和鄭祖蔭的看法!之前看書展座談會的片段,老實說我是有一點失望的,因為我以為你會說、又或者有讀者會問,有關《穿Kenzo的女人》的創作問題。有些伏線還是想不太明白,也不是要你「解謎」,不過非常有興趣知道你的看法。

    回覆(2010/8/29 23:14:56)

    我也不知道陸離那篇訪問是貼在國內那個網站。一直都沒有人問過我有關《穿Kenzo的女人》幾個主要角色性格的分析,我確亦有點失望。

  • 訪客:孝文       2010/8/29 19:16:49    

    不知是甚麼原因,我看不見温妮貼在國內網站上陸離的訪問,也因此未能讀到温妮的觀點。但那篇訪問的完整版我在網上看了,想寫一點個人的感想。 先申報利益,我不是陸離迷,也不是梁文道粉;他們的作品讀得不多,也沒有上面書看之後陸的回應。下文主要是根據看陸的〈淺談梁文道〉、訪問及梁的回應得來的印象而寫的。此處我嘗試以Roland Barthes (羅蘭‧巴特) 的「作者已死」這個概念去理解是此事件。簡單來說,這個概念是指讀者有權詮釋文本及進一步創造意義,而不必以作者的意念為終極依歸。 以鄭祖蔭為例,讀者透過詮釋他由此至終避免與錢瑪莉發生關係的情節,可以理解為鄭是自我否定的同性戀者,即使可能鄧先生不同意,但根據作者已死論,鄧先生「無權」說讀者「錯」,因為既然文本是開放的,詮釋也就沒有對錯。但如果有讀者說,「鄭與錢最終結了婚並有了孩子,是因為要掩飾其性取向」,那她/他就是錯了,因為這不是事實。而如果這個錯誤繼續傳開去,很可能最後整個文本會變得面目全非,一眾喜歡《穿Kenzo的女人》的讀者,不會想看到這種情況。我相信是基於同樣原因,陸才會不厭其煩的去指出梁在引用花生漫畫等所犯的錯誤。 作為一個後輩,如果犯了錯而有幸得到前輩指導,個人認為態度誠懇只是必然的基本態度,立心改過才最重要。可惜,從梁文中我感受不到;他的後記,甚至似乎預示他的錯還是會一直犯下去的。 如我之前說過,忙中有錯常有。我們寫作時,因急於找到支持論據,甚至在無意之間扭曲作者原意來支持自己觀點也是有的,但問題是要知錯能改。司馬遷寫《史記》可能有錯誤,但沒證據顯示他是故意犯錯或明知有錯而不去改正,這是他與梁的最大分別。 最後,如果我的留言有任何錯誤,請各位斧正 — 我是真誠的。

    回覆(2010/8/29 21:45:02)

    温妮的留言我反覆讀了多次,依然不明白她的觀點,可能我是個太直接的人,又可能是文化上的差異:會會是國內的審查制度,逼使文人習用隱誨文句,很多時說一半不說一半,或要字字猜想背後所指?不過起碼我看明白提到《史記》那一行。但不是已說過多次,錯不是問題,而是我們在處理我們錯誤時的態度有無恰當之處;不作更正我覺得就有點不恰當,帶讀者遊花園也是有點不恰當。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要寫我對Andy和鄭祖蔭的看法,會不會有點多餘,或不恰當?

  • 訪客:小宇      2010/8/29 17:49:50    

    Sandy, Received your dvd yesterday with thanks. Your stylish handwrting puts mine to shame.

    回覆(2010/8/29 17:49:50)

  • 訪客:winni      2010/8/28 11:33:36    

    邓先生如面。 陆离前辈的访谈我已经“奉”贴至相关链接里提到的国内网站。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删除了这访谈中涉及敏感问题的两段,还望海涵。 我的观点也一早摆在那里了,对于前辈在访谈里说某“态度诚恳得令我歉疚”感到失望。既然如此,那么换个角度想问题也可以有如下的看法。 先讲个故事。高义龙,不久前谢世了。他是石一歌的一员,在批余秋雨时,他最有资格说明余秋雨是不是石一歌的人。然而他始终未置一语。历史就这样愣在那里了,历史也就这样任人臆说了。(典出今年四月南方都市报的相关报道) 再有就是即使司马迁写《史记》,也有错误的。 关于配角的话语权,一早国内就有李劼文章名为《边缘人李陀的中心话语情结》,这文章略嫌刻薄,但有些道理还是发人深省的。 但凡批评文章,鲜有不夹枪带棒,没有胜利者。我做为晚辈近来都是斗胆直言,不够恭敬,惶恐汗颜。惟望此事不至割席,大家友谊地久天长。 温妮

    回覆(2010/8/29 17:40:14)

    謝謝你熱心把壹周陸離訪問貼到國內網站,讓多些人對她的為人及歷史。有較深入的認識

  • 訪客:Peter      2010/8/27 21:54:26    

    Siu Yu You mentioned about Perci Faith's surprisingly good version of Perfidia. Yes, this chorus group/orchestra always had some great versions of standard songs. I once heard their version of Windmills of your mind and it's one of the best versions I've heard of this classic. And of course, their original version of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is simply the best. Now Cliff did Perfidia, and his vocal version of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is surprisingly good (You could hear it by typing in the Youtube Search Box: "cliff richard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 Now about Theme from Summer Place, today I listened to a radio show on BBC, which talked about The Bee Gees. It's simply surprising to learn from this show that their disco song Night Fever was actually inspired by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listen carefully to the background strings arrangement and yes, it has a subtle touch of that soothing sound).

    回覆(2010/8/29 17:47:28)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musical knowledge. i used to dispise the likes of percy faith in my younger days as being 老套 and cheap. now i have become more receptive to and find listening pleasure in diffenet kinds of music. percy faith is not that kitsch after all. i will post his other very lovely tune Delicado when my jukebox goes to the the aphabet D.

« 1 2 ... 544 545 546 547 548 549 550 551 552 ... 585 586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