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孝文       2010/8/29 19:16:49    

    不知是甚麼原因,我看不見温妮貼在國內網站上陸離的訪問,也因此未能讀到温妮的觀點。但那篇訪問的完整版我在網上看了,想寫一點個人的感想。 先申報利益,我不是陸離迷,也不是梁文道粉;他們的作品讀得不多,也沒有上面書看之後陸的回應。下文主要是根據看陸的〈淺談梁文道〉、訪問及梁的回應得來的印象而寫的。此處我嘗試以Roland Barthes (羅蘭‧巴特) 的「作者已死」這個概念去理解是此事件。簡單來說,這個概念是指讀者有權詮釋文本及進一步創造意義,而不必以作者的意念為終極依歸。 以鄭祖蔭為例,讀者透過詮釋他由此至終避免與錢瑪莉發生關係的情節,可以理解為鄭是自我否定的同性戀者,即使可能鄧先生不同意,但根據作者已死論,鄧先生「無權」說讀者「錯」,因為既然文本是開放的,詮釋也就沒有對錯。但如果有讀者說,「鄭與錢最終結了婚並有了孩子,是因為要掩飾其性取向」,那她/他就是錯了,因為這不是事實。而如果這個錯誤繼續傳開去,很可能最後整個文本會變得面目全非,一眾喜歡《穿Kenzo的女人》的讀者,不會想看到這種情況。我相信是基於同樣原因,陸才會不厭其煩的去指出梁在引用花生漫畫等所犯的錯誤。 作為一個後輩,如果犯了錯而有幸得到前輩指導,個人認為態度誠懇只是必然的基本態度,立心改過才最重要。可惜,從梁文中我感受不到;他的後記,甚至似乎預示他的錯還是會一直犯下去的。 如我之前說過,忙中有錯常有。我們寫作時,因急於找到支持論據,甚至在無意之間扭曲作者原意來支持自己觀點也是有的,但問題是要知錯能改。司馬遷寫《史記》可能有錯誤,但沒證據顯示他是故意犯錯或明知有錯而不去改正,這是他與梁的最大分別。 最後,如果我的留言有任何錯誤,請各位斧正 — 我是真誠的。

    回覆(2010/8/29 21:45:02)

    温妮的留言我反覆讀了多次,依然不明白她的觀點,可能我是個太直接的人,又可能是文化上的差異:會會是國內的審查制度,逼使文人習用隱誨文句,很多時說一半不說一半,或要字字猜想背後所指?不過起碼我看明白提到《史記》那一行。但不是已說過多次,錯不是問題,而是我們在處理我們錯誤時的態度有無恰當之處;不作更正我覺得就有點不恰當,帶讀者遊花園也是有點不恰當。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要寫我對Andy和鄭祖蔭的看法,會不會有點多餘,或不恰當?

  • 訪客:小宇      2010/8/29 17:49:50    

    Sandy, Received your dvd yesterday with thanks. Your stylish handwrting puts mine to shame.

    回覆(2010/8/29 17:49:50)

  • 訪客:winni      2010/8/28 11:33:36    

    邓先生如面。 陆离前辈的访谈我已经“奉”贴至相关链接里提到的国内网站。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删除了这访谈中涉及敏感问题的两段,还望海涵。 我的观点也一早摆在那里了,对于前辈在访谈里说某“态度诚恳得令我歉疚”感到失望。既然如此,那么换个角度想问题也可以有如下的看法。 先讲个故事。高义龙,不久前谢世了。他是石一歌的一员,在批余秋雨时,他最有资格说明余秋雨是不是石一歌的人。然而他始终未置一语。历史就这样愣在那里了,历史也就这样任人臆说了。(典出今年四月南方都市报的相关报道) 再有就是即使司马迁写《史记》,也有错误的。 关于配角的话语权,一早国内就有李劼文章名为《边缘人李陀的中心话语情结》,这文章略嫌刻薄,但有些道理还是发人深省的。 但凡批评文章,鲜有不夹枪带棒,没有胜利者。我做为晚辈近来都是斗胆直言,不够恭敬,惶恐汗颜。惟望此事不至割席,大家友谊地久天长。 温妮

    回覆(2010/8/29 17:40:14)

    謝謝你熱心把壹周陸離訪問貼到國內網站,讓多些人對她的為人及歷史。有較深入的認識

  • 訪客:Peter      2010/8/27 21:54:26    

    Siu Yu You mentioned about Perci Faith's surprisingly good version of Perfidia. Yes, this chorus group/orchestra always had some great versions of standard songs. I once heard their version of Windmills of your mind and it's one of the best versions I've heard of this classic. And of course, their original version of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is simply the best. Now Cliff did Perfidia, and his vocal version of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is surprisingly good (You could hear it by typing in the Youtube Search Box: "cliff richard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 Now about Theme from Summer Place, today I listened to a radio show on BBC, which talked about The Bee Gees. It's simply surprising to learn from this show that their disco song Night Fever was actually inspired by Theme from a summer place (listen carefully to the background strings arrangement and yes, it has a subtle touch of that soothing sound).

    回覆(2010/8/29 17:47:28)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musical knowledge. i used to dispise the likes of percy faith in my younger days as being 老套 and cheap. now i have become more receptive to and find listening pleasure in diffenet kinds of music. percy faith is not that kitsch after all. i will post his other very lovely tune Delicado when my jukebox goes to the the aphabet D.

  • 訪客:Sandy      2010/8/26 14:15:54    

    可否貼出西西兩篇文章:〈香港式編劇〉及〈知識份子、觀眾水平、電影質素〉?

    回覆(2010/8/27 18:29:49)

    these 2 pieces are a bit odd to place here i think but i do not mind fax or scan to you if you can give me your contact. you can post your contact here around 11pm tonight. i will delete it immediately after copying down to protect your privacy.

  • 訪客:Sandy      2010/8/26 10:04:14    

    Thanks,Deng and 孝文.

    回覆(2010/8/26 10:04:14)

  • 訪客:小宇      2010/8/25 20:54:19    

    今期壹周有陸離的專訪,她有憶述她的童年和少年事跡,很珍貴,希望有人會把此文貼在國內網站,讓國內讀者對她有多些認識和瞭解。她提到這個訪問的訪間者突然病倒,要由他人代筆完成,有些地方曲解了她的原意(例如她並沒有說香港已無文藝雜誌,也沒有批評年輕作者的寫作態度...),她已在facebook作出澄清。

    回覆(2010/8/25 20:54:19)

  • 訪客:孝文      2010/8/25 17:29:58    

    之前的留言,過後想想有點不滿意,稍作修正: 1. 我想說的,其實應該是:我是在努力的學習生活,但在大是大非上,還是會認真起來的。 2. 另外,我說「我對他(梁文道)明知有錯而不認感到很驚訝」,其實應該是「他明知有錯而不主動公開修正感到很驚訝」——梁在回應陸的文章中,畢竟是有承認錯誤的。

    回覆(2010/8/25 17:29:58)

  • 訪客:孝文       2010/8/25 13:06:50    

    Sandy:你說試把「你們的意見 post 在我 facebook 上」,我猜是指包括我的,這沒有問題。 鄧先生:我是在努力的學習生活(而非生存),但偶爾也有認真起來的時候喇!:p

    回覆(2010/8/25 13:06:50)

  • 訪客:Sandy      2010/8/25 10:06:53    

    Already dropped the DVD envelope (cover as advised) at the Cashier (1st floor) of the Wanchai branch of Joint Publishing Book Store. Hope you'll get it soon. 對,很多人都不察覺梁文道回應文章的狡獪。我試把你們的意見 post 在我 facebook 上,起碼讓我的朋友知道,可以嗎? ps.Crytal Kwok everyday,totally agreed.

    回覆(2010/8/25 13:36:26)

    我沒有上facebook,當然我是不介意他人把這網站的內容傳到其他地方,isn't this what the internet is all about, sharing of information? will collect the dvd soon. once again thanks for everything.

  • 訪客:孝文      2010/8/25 3:52:06    

    要像梁文道那樣忙的人在寫每份稿件時都細核每一項資料,可能是苛求;要是出錯,作出更正就是了。問題是梁的態度——我對他明知有錯而不認感到很驚訝,而且貌似誠懇的文章也其實並不:出錯是因為忙,忙而不改是因為「心存玩忽」——他明知讀者不知道他「心存玩忽」,但又不更正,這豈不是存心誤導?印象中邁克也有出錯的時候,只是他總會更正,哪怕可能是一個大家都不察覺的微小錯誤。另外,邁克也會讓讀者知道,何時他是「搞笑一把」,不必認真對待之。如果梁因為不想「整個大中華都知道」他的錯而故意不改正,知識份子的良知在哪?

    回覆(2010/8/25 9:31:24)

    陸離曾經多次把她發現梁的錯誤經友人私底下輾轉相告梁,梁在他逼不得已(那份報章的銷量有幾十萬份,與之前由朋人私底下轉告大不同)的回應也承認這點,所以陸離絕無存心挑釁之意,她也曾告訴陳冠中《中學生周報》這個錯誤,陳也就第一時間在他的blog更正了,但梁聽而聞,陸才忍無可忍發表一篇公開(as opposed to 之前的私底下)的文章。以我認識的陸離,我100%相信她的「忍無可忍」絕對不是個人受到尊重與否的問題,而是她真的很担心這些失誤將會以幾何級數傳開去,這一點,我肯定所有認識她的人都會同意的。 像你這樣仔細的閱讀,在字裏行間發掘到背後的含義,但很可惜,看到的人應該很少,而很快新的留言就會蓋過你這則,然後就落去了第二頁第三頁,再沒有人留意。弱小的聲音也就只能這樣了。 很感謝你的留言,原來你不止是關注埃及綿:) 太失覺了,i'm so proud of the quality of the readers who frequent this website.

  • 訪客:孝文      2010/8/24 15:16:05    

    本來對梁文道的回應滿懷期待的,但冗長的文句,拋大量的書包,看得頭昏腦脹之餘,只能讓我想起陸離女士「過份鑲嵌花巧的文字,去包裝記錯又信口誇張的內容」的評語。我想他用「心存玩忽」一詞,應該如Jo所說,「是指用不嚴肅認真的態度去處理事情」;可恨的是,他企圖借自比邁克轉移視線(「二來我也心存玩忽,甚至還想學邁克搞笑一把」)。我不知道邁克一直所說有沒有錯,但既然似乎沒有人批評他,我假設他所提供的資料都是正確的。基於事實而用「不嚴肅認真的態度」去討論,與「記錯又信口誇張」,是兩碼子的事情。

    回覆(2010/8/24 20:44:33)

    很高興看出你及一些人沒有墮入文字迷宮,看到事情的紋理。陸離最擔心的是:以梁受歡迎的程度及影響力之深,如有錯卻硬不更正,那些錯就會被他以億計的讀者所接收,然後再以訛傳訛...想落也駭人!希望經過這次的小風波,他對他的文責會用較嚴肅及認真的態度處理,而非「心存玩忽」,相信這也是他的「信徒」所渴望的,

« 1 2 ... 542 543 544 545 546 547 548 549 550 ... 582 583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