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章杰      2009/12/1 14:20:26    

    终于忙完了,又可以点击邓小宇的借问站了,真好。 整整一个早上,我都沉浸在《偏见与傲慢》中,其中的《重温九龙》《夏日情怀》简直让我、流连忘返,3号巴士、咖啡屋、作者的外婆、九龙塘的变迁、夏日的海、沙滩、夏令营等等,都令我激动不已、羡慕不已。好的作品都能使读者产生共鸣,这两篇优秀的散文也不例外地勾起了我对童年、青年的回忆。然而,我的回忆却少了作者的五彩斑斓,少了作者的欢乐与潇洒,多了灰蒙蒙的色调,多了伤感与悲哀。对比之下,不由得想借访客留言,把我的童年青年也“掏宝”似的掏出来,就好像有个人在旁一直催我说,把藏在内心的一些往事说出来,说出来吧!好,我且说说吧。 还在我刚刚懂事时,家里发生了一场变故。当时,正值三反五反运动。一天,见妈妈和奶奶泪流满面,又听他人议论才知爸爸被工厂关押了,又说爸爸以后没有工资了一家人怎么过活(当时妈妈还没有去工作)?我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恐惧、悲伤、无助瞬间交杂在一起,我害怕,我不知所措!尽管这样,我还是勇敢而幼稚地做出了一个决定——要帮妈妈。我用白纸折叠一些小玩意,鸟呀、马呀、飞机呀等,卖给邻居的小孩,一分钱一个。很高兴得了几分钱可以帮妈妈了,谁知邻居孩子的妈妈们找上门来,告我骗钱,结果可想而知了——被妈妈痛打一顿。 - 后来才知原因——爸爸被一个很好的朋友陷害了。爸爸解放前曾到外国留学,朋友硬是无中生有地指控他在外国加入了特务组织。灾难随之降临了,一个原本幸福的家,从此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受不堪回首的摧残;爸爸从此成了一个接一个运动的运动员;而我的童年青年从此被迫蒙上挥之不去的厚厚的阴影。 1957年,我们家已搬到工厂的家属区,安置在东南西北各一栋的同样L型同样三层楼的北楼的二楼,每一栋L型的楼都住有几十户人家。我家的窗正对大马路,马路旁有一排木屋,而木屋恰好就在我家的窗口下,它是工厂家属劳动服务公司办公的地点。 这一年我10岁,这是我梦魇的一年——爸爸被打成右派分子。我家窗口下的木屋变成批斗爸爸的魔房。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下午放学回来,透过窗口,我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从魔房里传来的众人大声喝斥爸爸的声音:“某某某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眼泪刷刷地淌,心,好痛好痛呵!我家的窗给反右积极分子贴上用长长的白纸,大大的黑字写着非常侮辱人格的对联和横幅,显眼得老远就能看到。整栋L型大楼的外墙贴满了侮辱爸爸的漫画,放学回来经过,被同学们指指点点,此情此景,此屈此辱,那里是一个刚满十岁的孩子所能承受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和同学交往,拒绝老师安排给我的文艺演出。当时厂里的大喇叭经常播放一首叫“五哥放羊"的歌曲,我听着总是非常的忧伤,往往会潸然泪下,倒不是歌词的悲,而是那种旋律使我情不自禁地和父亲连在一起,直到现在,偶尔听到这首歌,依然莫名其妙地悲伤。而我对父亲的爱却更加深沉,更加厚重了,我默默发誓绝不做对不起父亲的事。在大陆,一到十五岁一般都申请加入共青团,这是个人的政治资本,而我拒绝加入。到了高三,老师对我说,你要申请加入共青团了,否则会影响你考入好的大学的,我依旧不以为然,为什么?因为申请书一定要有批判父亲和家庭划清界限的内容,我做不到,我不入团好了。 文化大革命就更不堪回首了,人们简直疯了,稍有些情调,哪怕种点花呀草呀,都要批判,都要斗争,都是封资修!我们家理所当然再一次遭到横祸,爸爸也理所当然再一次遭殃。惨不忍说的事,太多太多,我仅回忆一个事例。 文革期间,爸爸被关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而我们也被下放到农村接受貧下中农再教育。这一年回家探亲,得知爸爸被关的地址后,我决定去探望爸爸。我怀着说不出的复杂心情,找到了关押爸爸的五七干校。干校的大门有解放军荷抢把守,我进去得先在登记本上说明找谁、理由并签名,然后由专门人员带到一间可能是供探访用的小房间,叫我在那等侯。大概十分钟这样,我看见爸爸了。爸爸是由两位解放军护送着来的,其中一位军官摸样,另一位是背着抢的士兵。军官摸样的简单问了我一些情况,诸如理由等,就说,你现在可以和你爸爸交谈了。然而,他俩并不离开,面对着他俩,我又能说些什么呢?我什么也说不出来!看着憔悴,苍瘦的爸爸,我只有不断地流泪,爸爸眼圈也红红的。最后我强忍悲痛说:“爸爸要坚强,好好接受改造,我们都很好,你不用挂念”,之后,爸爸又被两位解放军带走了。望着爸爸屈辱而艰难的背影,我悲痛得恨不能砸碎这关押着爸爸的干校。 爸爸是那样的热爱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满腔抱负回国,为的是把知识,智慧贡献给她。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却选择这样的方式“欢迎”这样的爱国者,我实在说不出话来。我唯一能帮爸爸的就是夹起尾巴做人,让自己表现得很进步很进步,让批斗爸爸的人清楚,右派分子教育出来的子女是多么优秀!为此我曾放弃了可以彻底改变命运的极好机会,我的亲人们都不理解,都以为我很左很激进,其实不然,实在是逼不得已,谁不盼望自己有好的前程,我深怕自己这样做会使爸爸更遭殃呀! 啊!梦魇般的生活终于过去!爸爸终于摆脱了不白之冤!生活也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真是庆幸啊! 邓先生忆童年、青年,是轻松的、愉快的、幸福的,而我则不断被泪水模糊了视线,时不时要停下来待视线恢复清晰,才继续在键盘上敲打出我的回忆!反差实在大呀! 哦,今天的话多了,不再啰嗦啦!恳请邓先生不要见怪!

    回覆(2009/12/1 23:51:11)

    在我們成長那個年代如果生活在中國應該会是一段很辛苦/痛苦的經歷,但時间總是很公平,好的不好的都会被一一過去,你如今有這個機緣到這個網站,也有心情閱讀我的文章,相信過去的傷痛也都已復原了。以後的日子還多著呢,開心地活吧。

  • 訪客:章杰      2009/11/27 9:51:28    

    哇塞!《利冼柳眉》绝!笑得你肚子直叫痛!真佩服邓先生的观察力想象力和丰富的幽默感!把生活在大都市的女性的特点集中于利冼柳眉一个人的身上,既有批判又有讽刺也不乏同情,使得小说很有时代感。我好像也置身于香港这个世界级的大都市里,体验到形形色色的人们的心态,对生活的追求,待人处事的方式方法,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不过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小说的高潮应该是利冼柳眉被迫封笔,这一情节邓先生处理略显粗糙了些,若能把利冼柳眉从幸福的云端一下子跌入万丈深渊的心理描写刻画得更细致些,则小说更精彩更富有戏剧性了。哈哈!

    回覆(2013/10/26 12:48:02)

    我也很懷念利冼柳媚,現在寫不出來了。

  • 訪客:Surina      2009/11/26 22:01:41    

    Just read ''+J in HK''. Ur writing is so vivid and so much fun to read. I can actually ''see'' the people but not the decor and the clothes of course. I would feel real disappointed too, if 2 out of my 3 purchases after so much time and energy didn''t work out for me. But ur article brought a knowing smile to many of us,some compensation?!!

    回覆(2013/9/27 11:34:08)

    too bad +j discontinued after only a few seasons.

  • 訪客:章杰      2009/11/26 9:22:25    

    邓先生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尽管我和邓先生从未谋面,今后也不可能谋面,但从你的文字中我已领略到你的风采,其实你就很优雅了。也许我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看人看事看物都喜欢相对,因绝对了会很失望万物都没了生气,还是相对的好,太理想化反而少了些现实。邓先生的文章我目前只看了《私人的感想》,已悟到了先生的为人,也可以想象到先生的优雅。优雅,外在的东西固然重要长相呵仪态呵,更重要的是内在的东西就如先生说的气质风度,气质风度是和环境的熏陶,受教育的程度,社会地位,事业的成功分不开,但是否有爱心也很重要。你的《最终没给人添麻烦》令我很感动,作为人能对动物如此有爱心,甚至坐飞机都先考虑到动物,不是人人能做到的,单凭这点我就认为你很优雅,也许你会说我太简单化了,不!优雅不是靠充塞靠做作,而是生活中的点滴给他人的感受,由他人评价的,当然各人的尺寸不同结果也不尽相同,但是否有爱心一定是公认的。中国优雅的男士还是有的,不多,你就是不多的其中一个。

    回覆(2013/10/26 12:52:00)

    嘩原來妹妹已離開那麼多年了,還有盲眼的發達也走了多年了。

  • 訪客:fun      2009/11/25 16:38:01    

    太太太好了,終於等到了,有閱讀的盼望了。

    回覆(2013/9/26 17:23:12)

    hope you still find some fun here!

  • 訪客:章杰      2009/11/25 12:30:59    

    很高兴能登陆邓小宇的站借问。看了《永恒是一种想象》我也有一点私人的感觉。世界上的确是没有绝对的永恒的,因万物无时不在变哪能永恒呢?但相对的永恒是应该有的,那就是——情感。首先我得承认世界是个万花筒,男男女女都会被万花筒变化出来的五光十色所困惑,所诱惑,所迷惑,大多数人的情感也就随之而变了,不过有一些人的情感最终不变,我把这种情感叫细水长流。一对夫妻从青年到老年到金婚,他俩的情感有三种可能:一种是早已名存实亡,利益所趋不得不同在一个屋檐下;一种是情感的质有变还可以将就;一种是激情没了依旧细水长流。这种细水长流的情感多数存在貧民百姓中,他们没有太多的功利之心,长期受大自然的熏陶,一切顺其自然情感也就能永恒了。再者,我们常常听说某人为情而轻身了,他的这种行为当然不能称颂,但我们不得不佩服他对情感的执着,他是带着对情感的永恒而走的。再如,人对动物的情感也是可以永恒的“球叔”对“二妹”的情感不就是永恒的吗?所以绝对的永恒没有,相对的永恒是有的。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我们能活在世上是幸福的,一切美丽的东西相对来说都可以是永恒的,比如我们对美好的追求是永恒的,这不等同于幻想和想象,再如,我们常说给自己一点隐私的空间,就是要私底下珍藏一些美好的对自己来说是永恒的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对生活对未来充满希望而不至于悲观失望,生活也就能变得更有意义!

    回覆(2009/11/25 12:30:59)

  • 訪客:Jen      2009/11/23 5:41:45    

    This is an awesome site! As much I enjoy reading the romantic reminiscence about the old Hong kong, many people lived in proverty back in the 60s. Knowledge and information were inaccessible for the poor. My dad grew up in the 60s with an empty stomach. "Do you miss the old good days in Hong Kong?" I asked. "No. I would not want to go through that again." He answered without hesistation.

    回覆(2013/9/26 17:22:01)

    but even in poverty days, we still have the support of other family members. i guess that kept your father going.

  • 訪客:ophelia      2009/11/22 22:57:48    

    My god...I really sick these two days. But your website become a kind of medicine for me.

    回覆(2009/11/22 22:57:48)

  • 訪客:jo      2009/11/22 2:52:31    

    Your first statement in regards to Kowloon Tong totally strikes me... as it was also a place that "used to be my playground" for almost 2 decades. The blossoms of Azaleas around the campus in early March; my first cake at "Coffee House"; my first crush on bus No.7 (even it''s no longer a myth to you)... speechless. When Kam Wah Store had already vanished in dust, it is really a bliss to learn that someone out there can still share these bits and pieces of memories though we may not be from the same era... Kowloon Tong is a world of Angels & Devils - always learning something in a bitter-sweet way. The publishing of "Russian Meal" is definitely a magic to me, as well as to your followers. Appreciates again.

    回覆(2013/9/26 17:17:15)

    i agree. kowloon tong is bitter sweet for many people who went to school aroung that area.

  • 訪客:淘金者      2009/11/21 14:03:42    

    嘩﹐在這裡竟然找到了第一期號外的作品﹐真正大發現﹗

    回覆(2013/9/26 17:03:44)

    後來陸續也上傳了很多号外早期文章啊。

  • 訪客:little      2009/11/21 12:14:14    

    “天知道有時我是多麼渴望世界上是有著「永恆」這樣東西。”我也是這樣渴望著,旁人都告訴我說不可能,我仍然堅持去相信它的存在。又或者,我對“永恒”這個詞的理解寬容了些。“一些夫婦金婚紀念﹐恩愛如昔”,或者激情不在,但是相守一生,彼此珍惜,愛慕,忠誠,關心,也算是永恒了吧。人心多欲而且多變,人性本來有缺點,加上時間腐蝕,看似真的沒有絕對完美的"永恒",但我仍是不甘心,我死心眼地相信著它一定有,一定有!

    回覆(2013/10/26 12:39:24)

    永恆是活在每個人的心中。

  • 訪客:dd      2009/11/20 17:45:47    

    謝謝你, 你是一位很有才華的文字工作者, 更重要的是從文章中看出善良的靈魂, which is so rare in the egotistic world today. it''s a beautiful act to start your own website---finally,(should have been done ages ago) and i am dying for more~~

    回覆(2013/9/26 17:05:21)

    your kind words keep me going. thanks for telling me.

« 1 2 ...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526 527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