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訪客:Tammy      2011/1/24 17:59:16    

    看回1986 年的紅白...當年的紅隊和白隊好吸引, 現在的紅白..我已經無睇了. 算一算我是在小學五.六年級(1975~1976) 開始迷紅白的, 新御三家(野口五郎,西城秀樹,鄉裕美), 花姿三人娘(山口百惠,櫻田淳子,森昌子),Four Leaves(smap 的大大大前輩), 還有妖到不得了年年服裝有驚喜的澤田硏二(你還記得他的燈泡衫嗎?),需然當年無朋友仔.同學仔 可和我分享紅白賽後論,但70-80年代紅白歌合戰絕對是我當年年初一和年初二的大型節目呀! 反而唱片大賞無咁吸引. 日本于素秋? - 八代亞紀 美艷親王 ? - 小柳榴美子 醜小鴨? - 研直子 男人婆? - 水前寺青子 大山婆? - 和田秋子 日本劉江? - 細川高志 Peter, 你還記得你曾出以上問題問我嗎? 哈哈! 好開心的回憶^^

    回覆(2011/1/24 20:11:05)

    還記得澤田研二在紅白唱Amapola的噴血場面嗎?在歌唱表演欄約#63上傳了紅白史上最華美的一次表演。

  • 訪客:小愛      2011/1/24 16:30:28    

    首先多謝您提供的的聖誕購物照片,很精彩。 還有蒙妮坦日記的重見天日,讓我這個八十后得以窺探一下香港五六十年代人們的樣貌,可惜伊達先生的其他作品現已絕版,可能以後也無甚機會再見。我對香港的六十年代是很好奇的,看王家衛的電影多多少少瞭解一些,但仍不過癮,多虧您的網站可保留些許。 還有,請問您對香港人對於性解放的態度變化是如何看待的呢?前幾日在微博上看到一張羅文先生在八幾年拍攝的露臀裸照,驚嘆以前藝人的大膽,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作風反倒是更保守了,我相信大部份一線的藝人不敢拍這種照片,即使拍了也會產生較大爭議吧?是香港社會對於性解放觀念有退步么?

    回覆(2011/1/24 20:58:01)

    社會好像愈來愈兩極化,性愛觀念/態度也是一樣。

  • 訪客:Tammy      2011/1/24 15:56:36    

    要潤祗可以說句 '怪佢過份美麗 ', 他無論身高和五官都無懈可擊,似日本漫畫的男主角多這真實世界的人, 怎看佢都比小栗旬;松本潤高班,和他一樣拍蒙面超人出道的亦有水島宏;怪雞的小田切讓等等.... 但水島和小田切都要比他紅, 運氣不臨本門就是不臨門,嘆奈何! 我想如果要潤早生10年,絕對會跑出,早生10年就可以趕上90年代 的日劇潮,論五官佢不輸木村拓哉,竹野內豐,福山雅治,論身高亦和反町隆史叮噹頭馬, 90年代日劇的一大班型男索女都不知令我這等中女幾咁如痴如醉. Peter, 愛情白皮書好好睇的(以當年的角度),我1993年尾就係睇咗這劇而迷上日劇, 當年的木村拓哉祗是配角, 需角色是演一個平凡內向和暗戀女主角的四眼同學仔, 但佢一出場就已經吸引住我,我到今時今日都記得佢劇內的名字叫取手治,反而男主角筒井道隆就無哂印像了.

    回覆(2011/1/24 20:55:22)

    奇蹟餐廳算是筒井的代表作了。

  • 訪客:Kate      2011/1/24 13:57:00    

    邓生,多谢您作答。原来又是神奇的阿叔在发光发热。以及,您家跟您家的睡衣真美!方便告知那睡衣是啥牌子的么?省得我一直叫它草履虫牌。且不论主观,客观上就构成支持,Danny那阵是自闭七个月自杀未遂吧,这孩子的气性可真大。跟大家分享一个更清晰的JPG文件: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139707.html 可以放到很大的尺寸欣赏睡衣,可惜抬头的出街日期等没扫描进去。 Leslie是泼皮破落户儿嘛,难博您的好感并不奇怪。您之前说到“天意”,我曾经开了Astrology软件看L的星盘,看到一个堪称恐怖的“T三角”,顿时对他心软。若您之前对看盘这类奇技淫巧无甚关注的话,只需知道那绝不是什么顺心遂愿 的盘。而唐先生啊,天蝎女表示平生最怕水瓶男,更何况是日瓶月摩男:P 您让依达先生冒了个泡儿,众八婆都十分开心! 上野树里的文我也期待。您愿意写什么就快写吧,期待您的每个字。还有我会好好去补课西西,之前只看过一丁点。 另有一桩,荒江女侠Eunice话Danny去世她23点夜探香港殡仪馆,我见她那句“Danny 躺在帏帘后面的床上,样子很安详,像个熟睡的小孩子 ”,脑里立刻浮现蒙妮坦那种简笔插画,下方还带行字儿的,这实在可以入小说或电影。我并非疑她杜撰,但这场景在名人去世守备严格的今日委实有些难于想象,所以就想请教,Eunice那次是极碰巧的偶然呢,还是那个年月就是狗仔未出世,生死若等闲的?问题比较geek,请别见怪。 楼下的dear,一来,Danny后来不仅是感情失意,家庭令他厌恶,事业令他迷茫,连他所热爱的音乐(我把它跟一般所谓“事业”区分开)也不再给他灵感,如此可谓四海当中无一可乐,这些陈家瑛都讲过。他的事无法单纯归因,也因此我建议侬理解为他曾爱过他,所以难免为他的事痛苦过,而绝非他害了他,所以……二来,L拍那电影时已很不对头,似乎可推测他生病早在拍片之前,而非之后。这有剧照师木星的话为证。我不知侬是否跟我一样,在生病时间上受过某些文章的误导。他97年之后身体状况好像一直不咋地,换句话,就算他没拍那电影,也未必不会……三来,我之前都在拆解这个“因果链条”,现在退一步,如果说存在一种可能:他们不幸彼此构成彼此的trauma,是造成混乱的源泉之一,那也是他们曾介入彼此生活的后遗,从这个中性意义上来说“因果”二字倒也可以使用的。trauma绝大多数人都有,我也有,而无人逃得出各种因果,公平原没半点偏心。而“报应”还是算了,中国人顶不好的就是报应思想严重,害得孩子有遗传病的父母心理负担沉重,生怕被别人指摘不积德什么的,没有外国人有病治病的坦然。最后,侬怎么看待生死呢。《呼啸山庄》里的耐莉说我们生者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情感上遭受的损失,竟然想打扰和夺走死者已获得的永久平静。Danny的死无疑是个悲剧,从情理逻辑上来说也让人比较好接受一些。而L的死,当然不能说它是喜剧,但当我来到文华看着眼前的车如流水,我怎么也感觉不到悲剧,就是莫名其妙,有冇搞错啊的荒谬感。L的死似乎无法获得最终的解释,但我还是很感谢所有试图去解释、去描绘一个想像中的图景的人。在大家的七嘴八舌中我终于慢慢地接受这世界是荒谬的,而这是凭我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反正我是安居在荒谬之地了。啰嗦了一长串,愿侬能够少想“慘痛”(这个词侬接连用了三次),多和我一起想想他们早已拥有的平静吧。 我默认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有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的,请不要把我们的留言当作八卦转到别处去。这远非在嘈乱的公共地盘能获得正常讨论的事情,在此谢过。

    回覆(2011/1/24 20:36:07)

    我怎還記得睡衣的牌子!不過張叔平將陳百強擺在封面底部,這樣的構圖在當年很罕見也十分不商業化,高出張國榮那個花旦封面不知多少班呢。Eunice你指是林燕妮?她是陳的好友,看他遺容絕不稀奇。而且陳去世時已不怎具新開價值了。

  • 訪客:寂寞到夜深      2011/1/24 9:07:45    

    再次多謝鄧生耐心的回复。我可能沒有說清楚,【我們反過來,從另一個角度說,JET雜誌訪問中的說話是不是也可以寫作”一個人的不成熟和脆弱,或直線或曲線,不僅會害了自己,也會傷害到別人,最終為兩個人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所謂害人害己“ 也是一樣的呢?】引號內的話是我說的。我的意思是說事情有兩面,鄧生當然可以把這件事的一面解讀為“,一個人的驕縱,或直線或曲線,有可能漫不經意便把別人的心智摧毀……,最終甚至會傷害自己”,我也可以把事情的另一面解讀為“”一個人的不成熟和脆弱,或直線或曲線,不僅會害了自己,也會傷害到別人,最終為兩個人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所謂害人害己”。關於鄧生說“,我不大同意你的解讀,但有時自己的看法別人是無法左右的”,能否請您簡略說兩句,如果方便的話?

    回覆(2011/1/24 20:53:24)

    在意氣風發時說了些過份的話而傷害了別人的心靈,那算不上是「害人」吧。患了這樣的心理病,就像得癌症一樣,沒有人想,但確不是由自己所能控制,也不是「害己」。但他算不算間接毁滅了蔡楓華一生?那又是另外一個議題了。不如真的就此打住,不要再斗纏下去了。

  • 訪客:寂寞到夜深      2011/1/24 5:46:41    

    鄧生你好,多謝你幾日前對我的回答,我理解和尊重你作為文藝評論者的立場和觀點,但有些話實在不吐不快:如果danny和leslie的恩怨糾葛真的像我所了解的,以及林沛理先生暗示的那樣,那麼恐怕”清官難斷家務事“,外人很難去judge孰是孰非。leslie曾說過,【inner senses他有很多鏡頭只能1-2次take,太多了他會depress】。另外鄧生可能不知道的是,leslie曾耐心勸導一位素昧平生的失婚婦女重新振作,(病態地)每次聽到她的名字就要給她打電話,唯恐他一時關心不到該婦女又去自殺了。他所承受過的精神上的burden和折磨可見一斑。我們反過來,從另一個角度說,JET雜誌訪問中的說話是不是也可以寫作”一個人的不成熟和脆弱,或直線或曲線,不僅會害了自己,也會傷害到別人,最終為兩個人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所謂害人害己“ 也是一樣的呢?這整件事對他們兩個人無論哪個來說都很慘痛,絕對比我有生以來看過的任何一部小說和電影還要慘痛。在這樣慘痛的悲劇面前,恕我無法接受您的因果循環的說法,把一切歸於【天意】,這說法實在有些隔岸觀火的冷漠和對當事人的不體恤。以danny的純真和善良,他是真的自己不想活了,他死前恐怕也沒有恨過任何人,若他有靈,知道leslie在他十年生死茫茫的時候被inner senses的情節影響了情緒而選擇了那麼慘烈的方式離開了,九泉之下想必不能安息。我在鄧生歷年的文字裡感受到了很多處的對danny的欣賞和喜愛,那麼我能不能請鄧生想一想,這種“因果循環,天意如此”的說法是否會讓逝者更加的不安呢? 最後這個問題可能不太好,唐生對這些陳年恩怨糾葛是否心知肚明呢?我衷心希望答案是否定的,他是個很好的人,不希望他再受到傷害。 實在不吐不快,冒昧得罪之處請見諒,多謝能夠耐心看完我的羅嗦。

    回覆(2011/1/24 8:47:07)

    接近清晨六時的留言!太感動了。有三點我要澄清: 1)我確是喜愛陳多些,但對張從沒惡意。2)我說的「天意」只是簡單地指類似「命運安排」「大宇宙」的意思,張的死確令我慨嘆人類的渺小和徒勞,但我從沒說過,想也沒想過你所寫的「因果循環」。3)你在這則留言引用的那段文字 "一個人的不成熟.....害人害己",不是我說的,「害人害己」不可能出自我口中,或訐是你的個人解讀吧,我不大同意你的解讀,但有時自己的看法別人是無法左右的。唐先生身邊有很多好友呵護他,他看來活得很充實,不用担心。

  • 訪客:Tammy       2011/1/23 19:36:57    

    Peter:我咪就是你所認識的Tammy 囉,對上一次見面已是2年多前,大家都別來無恙吧! 我還有看日劇呀, 需然現今的日劇再難回復九十年代的吸引,男.女主角也牛奶仔牛奶女多, 甚麽水嶋宏,山下智久,井山真央,山田優,錦亮戶,相武紗季...全都面目模糊記憶不深 ! 但我還是日劇派,我到今時今日也沒興趣看韓劇和台劇. 上野樹里我在 'Engine' 這劇已留意到她了,當今的日劇女角我對她和綾瀨遙比較有深印像, 'Last Friends '如無記錯應出自淺野妙子的手筆,劇內的上野要比長澤正美吸引, 一直都覺長澤實在太師奶feel,演技也不算出色. 滿心期待你有關上野樹里的短文,大家可交流交流!

    回覆(2011/1/24 9:06:24)

    真巧,在你留言前一天剛放上一段86年的紅白在歌唱表演欄。你提到近年的日本明星漏了要潤,他紅不起來,美麗可真的是他的障礙?

  • 訪客:Kate      2011/1/23 13:14:37    

    《inner senses》跟97年的《我爱你》都是重口味,前者我知道有怀孕粉丝去看然后扶墙而出的。借贵宝地吐槽:尔小宝我记着你…… 说回正题,请问邓生,Danny86年《号外》封面的取景(知道那是您屋企),是哪位的主意?他穿的睡衣,是哪位买回来的?Danny86果阵意气消沉吧,你们故意找他来做封面表示一下support?抱歉这类粉丝问题太鸡零狗碎,但对于这张我至为钟爱的照片,我有无限好奇。 那本杂志我有二手货,它很贵:P 看到了娟娟的访问跟黄碧云的《她是女子 我也是女子》,很快乐。 这网站我从前来过,存下一些文,因预计它很快会废弃消失。旧地重游它不但还在,而且日臻完善。帖子下方加上了视频的链接,为了方便内地同学,还以不需翻墙的非youtube链接为主。难以想象如今还有人愿意做这种吃力而无甚利益可言,朝花夕拾的集贝壳工作!I really appreciate it!! 逐篇扫荡中。 《蒙妮坦日记》正在追看。也别说什么过时不过时的了,依达的笔触如今看来依然清新可人,甩出现在的毛孩子几条街去。里面的注释都好体贴。请代问依达先生好,他真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好像还甩过我家Danny一巴掌,哈哈。

    回覆(2011/1/23 16:19:33)

    睡衣是我家的,陳百強那天應帶了很多衣服來,穿睡衣是美指張叔平突如其來的靈感。那個封面現放在「私人感覺」欄1990年《全其內外》一文內,可找來參看。Support Danny? 可能潛意識有這個想法吧。張其實算相當友善,但他的囂張和氣燄是他想們倆也不住的,確是無法對他有好感,不過今晚的晚飯唐先生應該也是座上客之一呢!不過他是不會上這站看的。嘗試純粹用國內的資源也基本上能砌出現時這個小天地,真的很欣慰。至於依達先生,他來去無踪,很多時都沒法聯絡他!

  • 訪客:Tammy      2011/1/23 13:04:40    

    Peter: 無意中發現你的網站. 前年已拜讀了你的 '吃羅宋湯的日子', 你文筆也蠻辛辣的!亦有好些文章令我發出會心微笑,也勾記年代久遠的回憶, 像你寫 孫寶玲我馬上憶記起那個很喜歡戴頭巾和太陽鏡的高貴女仕,像你寫和久井映見, 哈哈!Peter 哥原來和我一樣也喜歡看日劇, 也憶起當年和你暢談紅白歌合戰的境像. 當然少不了50~60年代那班我到今時今日還覺得她們無比高貴和漂亮的國語片女星..... 現在發見這個平台多好,以後會多來拜訪看回你以往所寫的文章.

    回覆(2011/1/23 15:53:04)

    我記憶中有一個Tammy,是以前的同事,你是她嗎?你仍看日劇嗎?我快會寫一篇上野樹里的短文,特寫她在《Last Friends》的表現。

  • 訪客:Z.Y      2011/1/22 19:46:40    

    《蒙妮坦日记》真好看啊~刚开始看的时候不觉得,越往后就越吸引人~尤其是配合着背景音乐,真的是很enjoy的一件事~最近又重温了《MAD MAN》~60年代真是令人着迷、回味......

    回覆(2011/1/23 11:03:25)

    Mad Man 確實是近年難得一見的電視劇集,「懷舊」只是其中精采元素之一。

  • 訪客:寂寞到夜深      2011/1/22 11:39:24    

    鄧生你好,多謝你的網站裡的陳百強聖誕購物彩色照片,太珍貴了。我讀您的舊文【不用刻在額度】中的一段文字,很有些不解,【所以我們要明白,即使沒刻意傷害人,一個人的驕縱,或直線或曲線,有可能漫不經意便把別人的心智摧毀……,最終甚至會傷害自己。結局是:他樣子最美、錢他搵得最多、有要好的男朋友、身邊所有朋友都錫他、整個娛樂圈都把他捧成天之驕子,偏偏最後他過不了自己!】請問您想表達的意思是否和林沛理先生說的【His last film is almost unbearable to watch today. It not only imitates his life too closely, it also opens our eye to the nakedness with which he once again brought his deepest fears and most convoluted feelings to a role he played onscreen. Again, he confronted and challenged his self by playing out a difficult role. This makes him perhaps the only actor in Hong Kong, if not in the world, who embraces acting as a medium for self-discovery and self-redemption. In this sense, this film,in demonstrating the potentials and limits of acting as therapy, should occupy a place of pride in cinema.】是類似的意思呢?

    回覆(2011/1/23 10:58:27)

    林先生的評論遠較理論化和學術性,我的只是個人觀感而已,那篇《Gay字不用刻在額度》不是我寫的,是JET雜誌一篇訪問。我意思是人類何等脆弱渺小,像張國榮無論在先天後天上本應立於不敗之地,怎可能有這樣的結局!面對「天意」我們確是無能為力,正如我先前說過:每天我們仍健康活著,真是要抱著無限感恩之心。

  • 訪客:珈敏      2011/1/21 22:58:09    

    亦舒和小宇是我最喜欢的作家

    回覆(2011/1/22 12:32:14)

    那麽你有沒有看這網站的亦舒系列?那些很珍貴的散文應從未結集出書,確是只此一家。剛剛又找到她一篇遊戲式文章,下星期會登出。

« 1 2 ... 517 518 519 520 521 522 523 524 525 ... 582 583 »

訪客:   點擊取得驗證碼  為上傳圖片